暮鼓晨钟

【顺懂】在员工的办公室恋情外扮演一个老板角色,是什么感受?

各种顺懂新鲜的粮都想转一遍的我怕不是有病哦

墙纸:


《红海行动》

顾顺x李懂

全员吐便当

+++


在员工的办公室恋情外扮演一个老板角色,是什么感受?


杨锐
非洲真的种不了菜

谁邀的我??????

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邀请我??????

我们队里不谈恋爱,没有办公室恋情。

下次如果看到“和不怕死的记者谈恋爱是什么感觉”的问题,欢迎大家来邀。



匿名

谢邀。

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是在最近才有一点心得感悟的。

毕竟我们的工作限制,全队上下男女比7:1,俗称狼多那啥少。

且不说这位1的二头肌比某些男性小同志的胸肌都大,能徒手勒死两米多高的壮汉,战场上端着枪突突人跟砍瓜切菜一样面不改色。

要不是必要时她不能与我们共用一个厕所冲凉房,我相信余下的7里面有不少人会想不起我们之间的性别差异。

正所谓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不好意思,扯的有点远了。

以上这背些景介绍,是为了向大家说明,办公室恋情要在我队萌芽,它这个环境是十分严峻的,或者说是很残酷的。

但是最近我发现,我队的张T德同志,在7人里脱颖而出,对我队的高岭之花,表现出了一种暗恋的情绪。

这其实是件好事。

人总是会长大,石头也会开花的,恋爱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节课,现在我队队员要把这缺席已久的一课补上了,我作为副队,也是很欣慰的。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的发生,让我松懈了对队内其他队员的关注,以至于之后发生的那些事情,真的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看到这儿大家应该已经明白了,今天我要说的主角另有其人。

就叫他们顾S和李D吧。

李D其人,老实,认真,做事一板一眼,有点不自信。

顾S和他相反,拽,狂,眼高于顶,有时也不太按常理出牌。

这俩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搁别的地方,那是八成尿不到一个壶里的。

可在我们队,因为工种原因,这俩一般都是打包捆绑销售的,买一送一那种。

我们队在内部开会点名时,一般是这种画风。

队长:张T德!

张T德:到!

队长:佟L!

佟L:到!

队长:庄Y!

庄Y:到!

队长:陆C!

陆C:到!

队长:顾S李D!

顾S李D(异口同声):到!

在我们队内,他俩名字一般都是连号出现的。

比如:“顾S李D!控制制高点!”

“顾S李D!跑步去小卖部买一罐牙膏!”

“顾S李D!你们俩谁偷吃石头的糖了?!”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在我入伍前,曾读过日本一部鬼神志怪小说,里面的一句话最近总是频频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名字是最短的咒。”

大概就是他俩的名字给我下了咒。

叫我总觉得,看到了顾S,就应该也看得到李D,看到了李D,就一定得看到顾S。

无论战场上,生活里,还是训练中,他俩就得该无时无刻不在一起。

有一回半夜我起床去上厕所。

放水放到一半,就看到李D也迷迷糊糊进来尿尿。

我看到李D的一瞬间,脱口而出:“李D,怎么一个人来尿尿啊?顾S没跟你一块儿啊?”

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

顾S李D又不是女初中生,还搞手拉手一起上厕所那一套。

谁知道李D打了个哈欠说:“哦,他在门口等我呢。”

我出门一看,一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迷迷糊糊地靠在墙上,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瞌睡。

后来我们仨一起回宿舍。

顾S抱怨李D:“你说你今晚都起了几回夜了?我这一晚上跟着你进进出出跟没睡一样。叫你睡觉前少喝点水你就不听,少喝一口水多睡十分钟,明天哥得跟你好好算算这笔账。”

这话信息量有点大,我迅速从里面提炼出了一条重点:

原来他俩真的还在搞一起上厕所那套。

可我转念一想,不对啊顾S,人李D起夜你又没尿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我想,难不成李D怕黑?

我又想,不对啊,从前也没听罗X(李D的前搭档)说过李D怕黑啊?

却听李D忽然反击:“我又没叫你跟着,你没睡好关我屁事。”

谁曾想顾S嘿嘿一笑:“哥乐意跟着,不行啊?”

从厕所到宿舍那几步路的距离,我思绪万千大脑飞转,恨不得像拆弹一样撬开顾S的脑壳,瞧瞧他脑仁里到底是个什么构造。

二十啷当岁的人了,说话怎么就跟小学生一样不讲道理,看来队内的思想作风建设还不到位,得跟队长好好谈谈。

他俩这样的买一送一,在工作上虽然是必要的,但有些时候,也会给我们队员带来一些困扰。

下面我要说的这件事,是我们队长的亲身经历。

那天队长跟舰长开会,回来的晚了,大家都吃了饭洗了澡在休息室看电视,除了队长和刚训练完的顾S李D。

队长进冲凉房的时候顾S李D也在。

一个在三号隔间,一个在一号隔间。

队长说:“我用一分钟时间想了想,觉得要跟自己队员心连心手拉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所以就进了二号隔间。”

队长说:“然后我就后悔了。”

队长说:“我发现顾S这小子怎么这么不靠谱?怎么洗澡的时候什么玩意儿都不带,全借李D的啊?”

队长说:“咱们就不说洗发水剃须刀肥皂这些东西了,他咋连毛巾都用的是李D的啊?”

我劝队长:“人李D都没说什么,你气什么?”

队长说:“我也不是气他欺负李D,主要他们俩借来借去,那些东西都要从我的隔间过,你说我一大活人杵在哪儿,他顾S需要什么不能找我借啊?他这是没把我当自己人啊!是没把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啊!”

我想,有点道理。

队长又说:“不过这也不是最主要的。”

我问:“还有比这更主要的啊?”

队长说:“顾S找李D借肥皂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俩谁手滑,那肥皂噗叽一下就掉我脚底下了。”

我说:“啊?”

队长说:“那我当然是帮他们捡了啊!”

我说:“哦。”

队长说:“最可恶的就是我把肥皂递给顾S时,顾S那个臭脸。”

队长说:“怎么回事儿?什么玩意儿?队长帮忙不知道说声谢还给我甩脸色?!”

我说:“哦……”

当然,这样的矛盾不仅发生在他俩和别的队员之间。

李D这孩子,自从入伍就跟着我和队长。

他人软和,好说话,没见他跟谁发过火动过气,他要是不乐意了,顶多就是不甩你,拉着个脸给你看。

早些年队长整天整天的愁啊:“李D这孩子怎么回事儿?一点狼性都没有,乍一看跟只羊一样,这不行,这真的不行。”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李D的进步,队长这话就说的少了。

只偶尔在夜里开卧谈会的时候,跟我两个人在一块嘀咕一下。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队长就再也不嘀咕李D没有狼性了。

那天吃了晚饭,我和队长在宿舍里开小会。

陆C急匆匆跑过来说:“队长副队,李D和顾S打起来了!”

他这话说的急切又激动,脸上还带着一种我国人民在看热闹时会有标准笑容。

李D会跟人打架,这场面真的比三条腿的蛤蟆还少见。

我和队长急匆匆赶到了一看,嘿,哪儿是李D和顾S打起来了啊,明明就是李D正按着顾S打。

我前面说过顾S身高一米八几,李D比他矮了一截。

矮个子的李D按着高个子的顾S打的风生水起,顾S也不还手,一边躲一边嚷嚷:“李D,哥错了,哥真错了,哥下回不干这事儿了。”

他说:“哥下回不当着别人面亲你了。”

李D说:“你闭嘴!”

顾S说:“哥下回绝对忍着回宿舍了再亲你!”

李D气急了:“顾S!我艸你——”

他话没说完,就被队长喝断:“顾S李D,你俩干什么呢?!”

队长这一嗓子,把李D的拳头和那个“妈”字一块噎回去了。

他俩并肩站着接受队长训话。

我把围观的张T德和佟L叫到另一间屋问怎么回事儿。

张T德支支吾吾,还没说话就脸红了。

佟L说:“我跟石头跟他俩开了个玩笑,谁知道李D较真了。”

我问:“什么玩笑?”

佟L说:“我逗李D说就下次演练的时候,我和石头想跟他和顾S换个位子。”

我说:“你继续说。”

佟L说:“李D会说不行,他和顾S练了那么久呼吸同步反应同步什么的,我就说呼吸同步反应同步谁不会练啊,赶明儿起我和石头天天一有空就跟他俩一样抱到一块练。”

我说:“然后呢?”

佟L说:“然后李D就当真了呗,在那儿跟我们掰扯了半天,就他那小嘴皮子,哪儿是我和石头的对手。”

我看了眼张T德同志。

张T德说:“主要是和佟L掰扯,我负责掩护她。”

我说:“你俩继续。”

佟L说:“到最后把他逼急了,李D就说,顾S你也说句话啊!”

我说:“然后呢?”

佟L说:“然后顾S就走过来忽然亲了口李D问我俩:你俩能这样吗?然后李D就跟他打起来了。”

我一听,来了精神:“那你俩能那样吗?”

佟L和张T德闻言一怔,这一对铁打的汉子和姑娘双双红了脸。

我就想,恋爱啊,真是让人成长。

这个事本该在这一刻就结束了。

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晚上喝多了水,又一次起夜去上厕所。

这天晚上我又在厕所遇到了顾S和李D。

确切的说,我在厕所门外听到两柱水声的时候,就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脚下的动作。

顾S这个话痨在放水的时候还管不住嘴:“明明是你打我,还要我跟你一块罚跑二十圈,这公平吗?这不公平。”

李D说:“你少说废话,我打你是因为你活该被打。”

顾S说:“我怎么就活该被打了?哥哪儿错了?我亲你亲错了?哥不亲你亲谁?亲队长?还是副队?”

忽然被点到名字的我一个激灵。

这小兔崽子又补充道:“就算你没意见,我也下不去嘴啊。”

李D没吭声。

顾S又说:“你今天下午说什么,说你要艸哥?哥亲你一下你都给我打的鼻青脸肿,你要艸哥,那哥是不是也能拿点什么补偿?”

李D说:“滚。”

顾S没理他:“比如你先给哥艸一下?”

我浑浑噩噩地回了宿舍,连膀胱里的那泡尿都忘了解决。

我想怎么会这样?我手底下的兵和我手底下的兵,两个男人搞到了一块?!

我想这事儿不成,道德沦丧!有伤风化!传出去给我们J龙队丢人!

我想这一定是我和队长的思想作风建设没有做到位,才让他们这样堕落腐化了下去。

我想这不成,等明天睡醒了,要跟队长好好谈谈队内作风问题,要把狠抓同性恋爱这个新问题落实一下。

我想如果可以的话,还要请舰上的心理医生给队员们做做心理疏导。

最好能跟他们谈谈什么样的恋爱观是正确的。

我又想,我们队队员真挺不容易的,出门在外,封闭环境,身边除了那个1,都是跟自己一个带把儿的兄弟。

从前是不敢想那个1,现在是发现这朵高岭之花已经被张T德同志采摘了,哪个心理能平衡,哪个时间长了不会变态。

我想张T德这个同志,在这种时候怎么一点团队意识,集体意识都没有,8个人一起打光棍不显得什么,你忽然脱单了,难怪顾S和李D忍不住犯了错,真是关键时候掉链子。

我想,我们队员会犯这种错误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大家都二十几岁,血气方刚,谁还真能一直做和尚?兄弟间互相帮忙也不是不可以。

更何况大家伙儿天天在一起,免不了有些同志会日久生情。

一想到这儿,我忽然觉得队长的脸都变得有些妩媚动人起来了……

不好意思,又扯远了。

后来我想啊,顾S和李D都是好同志,工作上兢兢业业,训练时一丝不苟,对同事如春风般温暖对敌人如秋风般无情。

我想孩子就谈个恋爱嘛,算什么大事儿?

我想了一晚上,睁着眼看了天花板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起床哨一响,队长从床上跳起来被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了?黑眼圈怎么这么厉害?”

我摆摆手:“没什么。”

我说:“叫尿憋的。”

话虽这么说,可我心里总是有个疙瘩。

我觉得是我没把队员们照顾好,才让他们犯了这样的错。

人生那么长,行差步错一步,就如蝴蝶振翅在千里之外兴起一场风暴。

我怕他们会后悔,后悔在一时冲动之下葬送了更多宝贵的东西。

今年八月十五那天我们是在南海的军舰上过的。

那天晚饭后食堂供应月饼和水果。

我替队员们领回来分发下去,却不见顾S和李D。

张T德说:“他俩在宿舍做呼吸训练呢。”

我拎着顾S和李D的月饼和水果去宿舍里找人。

没成想宿舍门大开着,顾S坐在个小板凳上,怀里搂着个李D,背对着我坐在船舱狭小的窗户前。

那小板凳平时一个人坐着半个屁股都悬在外面,也不知道他俩是怎么挤上去的。

李D果然抱怨了一句:“太挤了。”

顾S说:“别动。”

我看了一会儿,琢磨着这个姿势,顾S的下巴颏儿大概是正好顶在李D的头顶。

这姿势倒也没有什么特别。

可我的心却剧烈跳动了起来。

我悄悄推开隔壁宿舍的门,蹲坐在窗户前朝窗外看去。

浩瀚无垠的海天之间,一轮月亮挂在黑夜里。

曾有人告诉我,告诉一个人“我爱你”最含蓄的方式,就是对他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在离陆地千里之外的海面上。

我心里的那个疙瘩,终于被解开了。


还是那句话。

人总是会长大,石头也会开花的,恋爱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节课,现在我队队员要把这缺席已久的一课补上了,我作为副队,真的是很欣慰。

4条评论

杨锐

什么???石头和佟莉????顾顺和李懂??????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你谁啊?为什么要用徐宏的口吻编排我队队员??????

庄羽

我猜答主是副队匿名。

杨锐

什么Z乎还能匿名??????

庄羽

………………


【完】。

评论

热度(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