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顺懂】迷魂记

这个对话感觉超级“顺懂”

墙纸:

《红海行动》

顾顺x李懂

全员吐便当


+++


1

李懂坐在罗星床边说:“我觉得我栽了。”

罗星一听这话就乐了。

他凑过来,盯着李懂的脸:“真的假的?”

李懂说:“真的。”

罗星说:“嚯,这可是铁树开花百年不遇的事儿。”

他催李懂:“说说,说说,说说啊。”

李懂说:“说什么啊?”

罗星说:“说说栽谁身上了,什么时候栽的,怎么就栽进去了的。”

李懂说:“也没什么好说的……”

罗星说:“害臊了?害臊了是不是?”

李懂没吭声,耳朵有点红了。

罗星说:“那人我认识不?”

李懂说:“认识。”

罗星说:“咱们舰上的啊?”

李懂说:“啊。”

罗星想了想说:“该不会是……佟莉吧?”

李懂说:“你想什么呢?!”

罗星说:“那就好那就好。”

他松了口气:“一个萝卜一个坑,佟莉那个萝卜啊,不是你这个坑的。”

他想了想,又问:“那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啊?”

李懂说:“也没……”

罗星问:“拉过手没?亲过嘴没?”

李懂沉默了。

罗星又好笑又好气:“你看你这点出息?”

他说:“喜欢就跟人家说啊,人还能吃了你啊?”

李懂说:“就是不太好说……”

罗星说:“不好说?”

他说:“不好说你就做给人家看,让人家知道你喜欢她啊。”

李懂说:“怎么做啊?”

罗星说:“玩浪漫,会不会?”

李懂说:“不太会……”

罗星说:“你比如说啊,晚上拿着吉他去人家窗户底下唱歌啦……”

李懂说:“我不会弹吉他,而且咱们舰上熄了灯就不让外出了。”

罗星一噎:“那对人家好,会不会?”

李懂说:“会吧……”

罗星说:“光对人家好还不够,你还得来点稍微直白的。”

李懂说:“啊?”

罗星说:“放电会不会?”

李懂说:“啊?”

罗星给他飞了个媚眼:“就这样,会吗?”

李懂给他逗乐了:“那我回去练练。”

罗星说:“这就对嘛。”

他看着李懂,心里美滋滋的:“我就说我弟这脸蛋,哪个女孩会不喜欢……”

他话说了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哎,你到底看上谁了啊?”

李懂含糊其辞:“啊,就你也认识啊……”

罗星说:“那到底是谁啊?卫生队小李还是后勤小王啊?”

李懂说:“都不是。”

罗星一怔:“都不是?”

他说:“不对啊,咱舰上就小李和小王这俩姑娘最水灵啊。”

他看了眼李懂:“难道是新来的女兵?”

李懂说:“是个新来的。”

罗星掰着指头:“新来的,我认识的……到底谁啊?”

李懂说:“哦。”

他看了眼罗星,又看了眼罗星,半天才说:“就,新来的那个顾顺啊。”

2

徐宏是第一个发现李懂不太对劲儿的人。

晚上响了熄灯哨。

各宿舍逐一关了灯。

外面海风猎猎波涛汹涌。

徐宏正在跟杨锐开睡前的卧谈会。

就听到窗外风卷浪涌间夹杂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歌声。

徐宏问:“……谁唱歌呢?”

杨锐说:“啊?有人唱歌吗?”

徐宏说:“你别说话仔细听。”

杨锐支棱着耳朵听了一会,呲牙咧嘴:“哎呦喂,这跟吊死鬼投胎一样,听着怪瘆人的。”

徐宏还想说话。

就听杨锐在下铺翻了个身:“赶紧睡吧,明早还要出操呢。”

杨锐不管这事儿,徐宏可不能放着不管。

第二天趁着午饭时间,徐宏在队员里做了次走访调查。

把夜班歌声的罪魁祸首给揪出来了。

午休时杨锐去舰长那里开会了。

徐宏端着个保温杯看了眼挤在杨锐床铺上的顾顺和李懂。

三人沉默了一会。

徐宏最先开口:“昨晚熄灯了以后,你们俩谁在那儿唱歌呢?”

顾顺和李懂板着脸没有吭声。

徐宏说:“其实晚上睡不着,想找找事干,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看着顾顺和李懂的脸:“但是这消遣的方式有很多,没有必要一定要唱歌吧?”

徐宏说:“而且……”

他清了清嗓子:“唱也可以唱活泼,积极一点的歌嘛。”

他问:“你们昨晚唱的什么?你们知道队长是怎么说的吗?”

顾顺和李懂齐刷刷看着徐宏。

徐宏一本正经:“队长说,听起来跟吊死鬼投胎一样。”

李懂的脸唰一下拉下来了。

顾顺噗嗤一下笑了。

徐宏说:“顾顺你笑什么?”

顾顺说:“报告副队,我觉得昨晚那歌唱的挺好听的。”

他用肩膀顶了顶李懂:“你说是不是?”

李懂说:“啊,凑活吧……”

他话没说完,就见杨锐推门走了进来。

三人齐刷刷投去了目光,把杨锐吓了一跳。

徐宏问:“你不是跟舰长开会呢嘛?”

杨锐说:“哦,有份报告要给舰长看一下。”

他看了眼顾顺李懂:“怎么?跟副队谈心呢?”

顾顺转开脸偷着乐。

李懂闪烁其词。

徐宏说:“就昨晚唱歌那事儿,我问他俩怎么回事呢。”

杨锐一听就乐了:“昨晚唱歌的是你俩啊?”

李懂刚想说话,被顾顺抢白道:“报告队长,就是我俩。”

杨锐呲牙咧嘴:“嚯,可太难听了,以后要唱别晚上唱啊,太吓人了。”

他说着,拿了文件就要往出走。

走到门口却又退了回来。

杨锐看着顾顺李懂:“不过嘛,有个爱好,我和副队还是很支持的。”

他搓了搓手:“这歌儿反正是不能晚上睡觉前唱了,我看不如这样吧。”

他说:“这不马上就要过年了,咱们舰上的迎春晚会咱们队得出个节目,我看要不就你俩上吧。”

他笑了笑:“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嘛,曲目我也给你俩选好了,就《血染的风采》。”

他看了眼徐宏:“徐宏,你觉得怎么样啊?”

徐宏一本正经:“我没意见。”

杨锐说:“那好,刚好一会我要去后勤处一趟,正好给你俩把名报上。”

他说着就大步往出走,边走边说:“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啊。”

又说:“你俩回去好好排练,过两天我和徐宏先验收一下。”

这下子顾顺笑不出来了。

2

第二个发现李懂不太对劲儿的人是佟莉。

那天晚饭,佟莉正好跟顾顺李懂拼桌。

李懂把自己盘子里的鸡腿夹给顾顺,也不吭声。

佟莉好奇怪:“李懂,咋啦?没胃口啊?”

李懂扒着饭:“啊。”

佟莉说:“哪儿不舒服啊?要不去卫生队看看呗。”

李懂说:“不用不用,没什么大事儿。”

他正说着,就见顾顺又把那个鸡腿给他夹了回来。

李懂说:“你吃啊,师傅说今天就这一个鸡腿了。”

顾顺说:“我不爱吃鸡肉你不知道啊?”

他看了眼佟莉,对李懂说:“哎,把你碗里那个鸡蛋给我尝尝。”

佟莉说:“顾顺,你要吃鸡蛋自己打啊,那还有一大盘呢。”

顾顺说:“我不爱吃自己打的鸡蛋,我就爱吃李懂碗里的,不行啊?”

佟莉还想说话,李懂出来打圆场:“没事儿没事儿,反正我也没什么胃口。”

第二天早上训练的时候佟莉把张天德叫到一边说悄悄话。

张天德面红耳赤:“什么事儿啊还要背着人说?”

佟莉说:“我发现一件事。”

张天德脸更红了:“你发现了啊。”

佟莉说:“啊。”

她说:“太明显了啊。”

张天德挠挠后脑勺:“有那么明显吗?”

佟莉说:“人人都看得出来好吗?!”

张天德不好意思的笑出来:“真这么明显啊。”

佟莉说:“你没发现吗?”

张天德说:“我肯定发现了,而且我还是第一个发现的。”

佟莉说:“什么,你第一个发现的?!那你怎么不跟我说?!”

张天德说:“我,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佟莉说:“这有什么开不了口的?!”

佟莉说:“顾顺欺负李懂这事儿,有什么开不了口的?!”

张天德一怔:“啊?”

佟莉说:“你啊什么啊?!你知道顾顺欺负李懂,你干嘛不说?!”

张天德说:“我,我不知道啊。”

佟莉砸了他一拳:“你刚还说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呢,现在又不知道了?!”

佟莉和张天德蹲在训练场边。

张天德说:“你这么说起来,好像顾顺真的挺欺负李懂的。”

他绞尽脑汁:“前两天我还看到李懂给顾顺洗衣服呢。”

佟莉说:“是吧?我就说嘛!”

张天德说:“上次,上次我还看到李懂帮顾顺擦枪呢。”

佟莉说:“真的啊?他现在连枪都懒得自己擦了啊?”

张天德说:“还有一回,我们洗澡的时候,我还看到李懂帮顾顺擦背呢。”

他说:“我让李懂也帮我擦一下背,顾顺还不乐意。”

佟莉说:“啧,过分了啊顾顺。”

他俩正说着,庄羽凑了过来:“哎,你俩说什么呢?”

张天德说:“我俩发现,顾顺挺欺负李懂的。”

庄羽说:“真的假的?他俩关系不挺好的吗?”

佟莉说:“你怎么知道?”

庄羽说:“就上次休假,李懂还叫我帮他在网上买了两张电影票,说要跟顾顺去看。”

佟莉问:“谁给的钱?”

庄羽说:“李懂啊。”

佟莉说:“看到没?看到没?”

她说:“顾顺不光在工作上欺负李懂,生活上压迫李懂,现在连休息日都不放过了。”

他们仨讨论的热火朝天,被刚进来的杨锐瞧见了。

杨锐朝训练场边喊:“庄羽佟莉张天德,你们仨干嘛呢?!”

顾顺和李懂刚从靶场回来,跟杨锐前后脚进的门。

张天德眼尖,远远瞧见李懂鞋带开了,朝他喊:“李懂!鞋带开了!仔细点别摔着!”

他这边一喊李懂才低头去看。

顾顺先他一步半蹲下去帮他系了。

李懂说:“谢谢啊。”

顾顺直起身,拍了拍李懂的后腰:“走呗,训练去呗。”

李懂说:“好。”

4

陆琛是最后一个发现李懂不对劲儿的。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作为一个医疗兵,他发现李懂似乎有一点不舒服。

这个不舒服具体表现在吃饭时,休息时,娱乐时,李懂的两只眼睛以一种诡异的频率和角度迅速眨动。

他觉得李懂的眼睛大概是有些不太舒服。

他想这可不行啊。

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口。

作为一个观察员,甚至以后的狙击手,眼睛是他的刀,是他的枪,是他的武器和盔甲。

现在李懂的眼睛不舒服了,那这可就不是件小事了。

可是李懂眼睛不舒服怎么不吭声呢?

他想了半天,恍然大悟。

最近李懂刚开始了主狙训练,怕是担心因为眼睛的事影响训练。

陆琛想,作为一个医疗兵,这种时候,就该自己挺身而出了。

这几天他偷偷去了医疗队配了几瓶眼药水。

趁着晚上熄灯前,怀揣着眼药水偷偷敲开了李懂和顾顺的宿舍门。

来开门的是睡在下铺的顾顺。

见他进来了,顾顺问:“你来干嘛?”

陆琛说:“我是来找李懂的。”

听到响的李懂从上铺探出头来:“陆琛,找我有事儿啊?”

陆琛说:“啊。”

李懂问:“什么事儿啊?”

陆琛看了看顾顺。

顾顺说:“干嘛?我不能听啊?”

陆琛说:“不太方便。”

顾顺往自己的床上一横:“你这么一说,那我还非听不可了。”

陆琛为难了。

李懂劝他:“没事儿陆琛,顾顺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他问:“到底什么事儿啊?”

陆琛说:“也没什么事。”

他说:“你最近是不是不太舒服啊?”

李懂一怔:“啊?”

陆琛说:“我看你最近眼睛眨的有点不正常,是不是训练太狠了,眼睛疼啊?”

李懂说:“我……”

陆琛说:“我知道,你最近刚开始主狙训练,不想影响训练,所以才不跟大家说的。”

李懂说:“我没……”

陆琛说:“不过你也不能光顾着训练不顾着身体啊。”

李懂说:“我真没……”

陆琛说:“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承认,我这两天帮你去医疗队配了几瓶眼药水。”

李懂说:“啊?”

陆琛从怀里掏出药包:“你看啊,有抗疲劳的,抗干涩的,还有抗眩光的,你看着用啊,不过这东西也不能太依赖。”

李懂说:“陆琛,我真的……”

陆琛说:“不用谢,不用谢,大家都是战友,这点忙算什么。”

他边说边往外走:“那我先走了,你今晚睡前记得点眼药,用完了跟我说,我偷偷再给你开点。”

李懂说:“我……”

他话没说完,陆琛已经走到了走廊。

熄灯哨一响,各宿舍的灯一个接一个的灭了。

李懂抱着包药趴在床上正发着呆。

就听到下铺有人噗嗤一下笑了。

他刚想说话,就被顾顺打断了:“李懂啊。”

顾顺问:“你真的眼睛不舒服啊?”

5

李懂半夜失眠了,在床上翻来倒去地睡不着。

顾顺忽然开口:“懂啊。”

李懂说:“啊?”

顾顺说:“有心事啊?”

李懂说:“没啊。”

顾顺说:“没你烙什么饼呢?”

李懂这下子不敢动了。

他俩在黑暗里躺了一会儿。

顾顺说:“懂啊。”

李懂说:“啊?”

顾顺说:“上次休假,就你说想跟我一块去吃饭我没去那次。”

李懂说:“嗯。”

顾顺说:“我去看罗星了。”

李懂说:“……哦。”

顾顺说:“你猜罗星跟我说什么了?”

李懂说:“……说什么了?”

李懂脸朝墙躺着,半天不见下铺的人吭声。

他有点好奇,翻了个身想要探头去看一眼。

谁知道这一抻头,正好和顾顺对上了眼。

四目相交,顾顺笑了一下:“懂啊。”

李懂抻着脖子不敢动,只好说:“啊?”

顾顺问:“你真那么喜欢我啊?”

李懂盯着顾顺的脸看了一会没吭声。

顾顺说:“晚上那歌儿给我唱的吧?”

他说:“帮洗衣服擦枪,请我看电影?”

他说:“还给我放电啊?”

顾顺笑了一下:“哥有那么招人稀罕吗?”

李懂默默地把头缩回来,在上铺翻了个身,不说话了。

身后一阵的窸窸窣窣,顾顺两步爬上了李懂的床,撑着脑袋斜躺在李懂身后:“哎,哥问你话呢,装什么死呢?”

李懂背对着他没有吭声。

顾顺说:“怎么?害臊了?不好意思了?”

李懂面红耳赤。

顾顺探头看他:“还是睡着了?”

李懂的耳朵也跟着红了。

顾顺说:“真睡着了啊?”

他叹了口气:“可惜了,哥还想跟你说点心里话呢。”

李懂大气不敢出一口。

顾顺自顾自的说:“我就觉得吧,你做的这些事儿啊,我真的挺高兴的。”

他说:“我觉得你最近这个表现啊,真的挺好的。”

他说完了,身上捅了下李懂的肩膀:“还装死呢?真睡着了?”

李懂没吭声。

顾顺伸手去掰他肩膀,想把李懂翻个面。

李懂这回可不干了,跟焊床上了一样纹丝不动。

顾顺乐了:“干嘛?欲擒故纵呢?”

李懂声音挺闷:“我没有。”

顾顺说:“没有你就转过来。”

李懂躺着没动。

顾顺拍了他肩膀一把:“快点!”

李懂慢吞吞地翻了个身,面对着顾顺。

顾顺看着他:“我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李懂说:“听到了。”

顾顺笑了一下:“听到了就好。”

他这样说这,长臂一捞,把李懂捞进了怀里。

李懂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挣扎了起来,却又被顾顺手脚并用地按住了。

顾顺的手按着李懂的后脑勺往自己肩膀上压。

顾顺声音很低:“你的本事我算是见识过了,该哥表现表现给你看了。”

他的嘴唇贴着李懂滚烫的耳朵:“下面,该让你见识见识哥的本事了。”


【完】。


评论

热度(6912)

  1. mixver墙纸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