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红海行动】【杨锐X夏楠】青山处处番外一

少年游_坠子:

三刷后竟然又有了灵感,我自己都吃惊!




欢迎大家留言鞭策我!么么哒!




军事小白,请勿深究【捂脸】












——白金钻戒的视角——




【一】


 


我敬爱的女主人叫夏楠。


 


我出生在英国,当我两岁时,被一个黄皮肤的男主人领走了。刚被领走的时候,我一点儿也听不懂他说的话,只不过看到他一脸期盼的神情,我也能猜到,我的存在对未来女主人来说,是多么惊喜。


 


而我见到她是在两个月以后。


 


她太忙了,天天半夜十一、二点才到家。我被男主人放在他的外套口袋里,猜测着女主人回家是会打电话还是赶稿件,而我会不会被拿出来与她正式见面,是这一天唯一的乐趣。


 


有时候,男主人忍不住对着我诉苦。我半听半猜,再看他有点苦恼,又有点骄傲的样子,便不放在心上了。


 


你爱着她所有的样子,包括那股拼劲。这狗粮,我拒绝。


 


终于有一天,听说女主人会正常下班回家,男主人准备了一桌子的菜,放上轻音乐,点上蜡烛。忙里忙外的,直到女主人进家门了才想起我来。


 


……我明明也算半个主角。


 


等到他们吃完饭,我才正式登场。


 


为了突显我的身姿,我特意将镶嵌在胸上的钻石对着烛光。它反射出的光芒柔和又璀璨,衬的我更加白皙。


 


然后,女主人哭了。我和男主人手足无措下,她又笑了。


 


“好呀,我答应了。”


 


我听到她说。


 


我知道,我将在这里定居了。


 


请多关照,我的女主人。


 


【二】 


2年后,我有了小主人。我至今记得,当我接触到他的皮肤时,那触感是多么柔软。这个小生命对什么都很好奇,当然也包括我。


 


我被他舔过、咬过,甚至有一次差点被吞了。幸好女主人及时发现,阻止了我将要面对的奇异之旅。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05年。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一切都变了。


 


那天女主人接到一个电话,本来就非常焦躁的她,一下子倒退了两步,然后支撑起来飞速的赶往一个地方。


 


我在那片废墟里,见到了灰头土脸的小蓝。


 


小蓝是个天蓝色的手链,一直戴在小主人的手腕上。原本我最喜欢的便是她的蓝色,美的像水洗过的天空。而如今,她孤零零的被一个警察拿在手中,递给女主人。


 


女主人双手握住她,颤抖的看了良久,最终承受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和小蓝紧紧的贴在一起,从她的只言片语中,能感受到刚才一场爆炸的惨烈。


 


男主人和小主人都不在了,他们变成风,变成水,变成阳光,变成雨露。而我们的轻轻诉说,他们再也听不到了。


 


“我们只剩下女主人了。”


 


“……我一定会保护好她。”


 


小蓝这么说着,也这么做着。


 


 【三】


我们在黄沙漫天处遇到了他。


 


那是一场惨烈的劫后余生。


 


我的女主人一贯是个强硬的性子,以往男主人都是先服软的一方。这回碰到了个硬茬子,顶的她什么话都往外说。


 


“如果我死了,谁也不要来救我。”


 


她不甘示弱的瞪着眼睛,我却能感受到她身体紧绷到颤抖。


 


那男人一噎,要不是通讯响了,还不一定会怎样收场。


 


……喂喂,旁边那群看戏党,还有那个剥口香糖更有滋有味看戏的,是不是过分了点儿?你们以为一脸严肃,我就没听到你们内心的“哟~”“吵起来了吵起来了!”“扑上去!扑上去!”吗?!


 


后面的发展,告诉了我,这人呐,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


 


有个叫徐宏的男人,考虑了良久,还是同意女主人违背了队长。后果便是女主人深陷危机,我虽看不到她的情况,但听着她高声嚎叫,看着她手指紧紧扣着手心,以及留下的血痕,心底一阵颤抖。


 


如果我有眼睛的话,一定大声的哭出来了吧。


 


我望着小蓝,看到她紧紧缠着女主人的手腕,知道她也和我一样的想法。


 


那个名字叫杨队长的男人救了我们。


 


我听到女主人真正的哭出声来,断断续续的说着对不起。杨队长只是低头快速解着绳子,狠狠地喘了几口粗气,“这事儿换成谁,都得这样。”


 


如果你的气息再平稳些,我没准儿还真会相信。我心想着,便看到了他的眼睛。


 


那乌黑的眼珠子快速的扫过女主人的周身,自然也包括我。


 


他没有多余的情绪,又端起了枪,准备撤退。


 


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女主人倔强坚毅的性格,在这里再恰当不过。当坦克的炮弹打过来之前,杨队长担忧地转过头,望着她,只能看到她紧咬牙关,一脸的警惕和狠意。


 


唯独没有害怕。


 


我知道,她在刚才将手榴弹扔出去之后,同时被扔走的,就是害怕和恐惧。


 


毕竟,这是第一次杀人。而在这里,根本没时间想这么多。


 


这些人,死不足惜。我们,不可以死在他们手里。


 


当坦克的炮弹在我们身边爆炸,我跟着女主人一起,缩进了一个温热的怀里。


 


硝烟、沙土、血液、汗水,各种气味充斥着我,却让我第一次在小蓝之外,感到了一丝安心。


 


真是个厉害的男人啊。


 


我总以为,只要我们逃进了坦克,就可以所向披靡、大杀四方,最不济也可以愉快地逃走,不留一丝尘埃。


 


却没想到,这竟仅仅是个开始。


 


女主人甚至还受了伤。如果不是防弹背心护住了前胸后背,可能我已经听不到她讲话了。


 


等一切尘埃落定,杨队长一瘸一拐的快速走来,我又看到了熟悉的神情。他依旧喘着粗气,只是这回眼珠狠狠的颤动了几下,缓慢而仔细的扫过女主人的周身,确认她安全无恙,才放松下。


 


他动了动嘴唇,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的枪法不错。”


 


哼,那还用你说?我的女主人,做什么都是最好的。


 


 


这之后,我又一次面对离别。


 


当登上军舰时,我还在跟小别重逢的小蓝打趣,她的功力又加深了,这次全胳膊全腿儿的回家,到时候一定要给她上柱香还个愿。


 


她安静地躺在那个男人的手心,还没来得及答话,便被女主人握着那男人的手推了回去。


 


我和那男人对视了一眼,看到了他的眼中的震惊和一抹喜悦。


 


看来他是知道,小蓝在女主人心中的地位。


 


而我,将彻底失去小蓝了。


 


看在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的份儿上,就允许你有这个殊荣。我冷哼着,又有点怀念起男主人来。


 


这十年来,我们很想你。


 


 


 


回到家后,女主人握着我,沉默了很久。她红着眼眶,从天黑坐到了天亮。


 


我预感到有什么要破土而出,打破以往寂静,将要发出喧闹的声音。


 


这世界上有没有一种天平,可以将过往和未来秤一秤。这里面的真心和希望都有几斤几两,哪一个更多,哪一个又更重要。


 


 


 【四】


我没有想到,会那么快再见到那个男人。


 


仅仅过了3个月,又一次在另一个鬼地方遇到了他。


 


为什么每次相遇都是在这么恶劣的环境呢?我不满的碎碎念着,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紧张。


 


总觉得,再一次遇到他,又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可能离开小蓝太久了,我的破嘴功力又加深了。


 


果然后面又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故,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战斗,又产生了差错。


 


只不过,这一次的女主人,虽然依旧不听杨队长的话,却学会了放软声音,放下一点儿身段了。


 


毕竟血的教训,实在太痛了。


 


另一方面,我不得不承认,男人,都吃这一套。呵。


 


我们遇到了塌方。


 


在这处黑暗的空间里,不停下落的土渣也阻挡不了大家聊天的欲望。不仅仅是女主人和杨队长,还有我和小蓝。


 


是的,小蓝被杨队长放在了内衬兜中,被照顾的非常好。


 


短短3个月,她竟已经倒戈了。她口中的杨队,是个果敢、内敛、沉稳、一言九鼎又重情重义的真汉子。虽然他时常会拿出自己来不知在想着什么,有时候开心了傻笑,有时候不开心了又重重皱着眉头。


 


“你一定也会喜欢他的。”她说道,“杨队一定会将我们安全救出去。”


 


“是哦是哦,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的真汉子,突然不是你以前吐槽的口是心非的臭男人了?”


 


“……害羞嘛,可以理解。”


 


呵,女人。


 


 


 


这次战斗结束后,小蓝趁着女主人和杨队长在道别,很是嘱咐了我一遍注意事项,最后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小白。”


 


一向很准的她,这次却说错了。


 


这次我看到杨队长的眼神,对着我复杂了很多。


 


有隐忍,有遗憾。


 


我预感到的,已经狠狠破开壁垒,冒出头来。


 


再次回到了家,女主人又握着我枯坐了很久。当太阳不知第几次升起时,她动了动嘴唇,将我收好,放入了抽屉中。


 


“对不起。”


 


而我已经听不清了,有什么在鼓噪,那声音又熟悉又陌生。


 


让人怀念和欣喜,又让人有点悲伤。


 


加油啊,女主人,向着未来,勇敢的前进吧。


 

我在黑暗中,做最后的道别。





—END—

评论

热度(62)

  1. 暮鼓晨钟少年游_坠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