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红海群像]《无问西东》

他们就是所有替我们负重前行的人的缩影😭

你可爱的北北哇:

“老弟,你听过‘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吗,他们应该非常清楚军人的责任。”





01.起点


徐宏周岁的时候眼睛就已经很大了。


徐妈妈盯着徐宏水汪汪的大眼睛,感叹:“眼睛这么漂亮,长大了当演员好不好?”


徐宏没有搭理他妈,肉嘟嘟的小手挣着去碰头顶的风铃。


抓周的时候,徐宏他姥爷特地从檀木箱子底下翻出来一把木头雕的玩具枪。他姥爷盯着那把磨出包浆的木头枪,想了想,又藏到了桌子底下。


偏生徐宏在桌子边上绕了半天,哪一件都看不上眼,最后像是发现了宝贝似的一歪头,从桌子底下把这把枪捞了出来。


他姥爷脸上笑得褶子都皱了起来,像是黄土坡上起伏的沟壑。笑着笑着,那些沟壑里就盛满了泪水。


“抓枪,是当兵的命啊。”


02.孩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啪!你死了,糖归我了!”


“张天德!死哪去了!还吃不吃饭了!”


张天德提着木头枪正打得欢,冷不丁听到街头他妈喊他回家吃饭,吓得一激灵。


小时候的张天德长手长脚、身手敏捷,也算得上是街头一霸,小霸王唯一怕得狠的就是张妈妈。


张妈妈打人可疼了。


每次张天德被打,半条街都飘着他的惨叫,街边的猫猫狗狗小男孩小女孩都往自己家跑,生怕被张妈妈逮走。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过了晌午,张天德抱着那把爸爸留下来的玩具木头枪坐在屋外面的台阶上,抽抽噎噎。


大太阳晒得石头台阶热哄哄的,张天德被老妈揍肿的屁股被石头台阶一加热,几乎彻底熟透了。


张妈妈收拾完碗筷,擦手的空档看见自家儿子一个人坐在小台阶上哭,自觉上午的时候下手是有点重了,便颇为心虚地从糖罐子里抓了一把橘子糖,蹭到张天德身边坐下。


“石头喜欢打枪?”


张妈妈剥开糖纸,放了很久的橘子糖黏着糖皮被撕扯出细细的糖线,空气中弥散着一种陈年糖特有的糠甜。


张天德郁郁寡欢,摸了下枪把,鼓着腮帮子小声嘟囔:“嗯。”


“石头知道打枪的人都是什么人吗?”


“是和爸爸一样的军人。”张天德停下了抽噎,偏着头想了想,认真地回答。


“石头也想成为那样的人吗?”张妈妈问。


张天德却不说话了,他的嘴里被塞进去一块糖,张妈妈揉了揉他的板寸头。


淡淡的橘子香甜在张天德的口腔中弥散开来,张妈妈笑着问他:“还疼吗?”


张天德被揍的屁股其实还在隐隐作痛。


但是他觉得想成为军人就不能怕疼。


他用小手抹了一把眼泪,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不疼了。”


03.意气


顾顺是瞒着家里人报名参军的。


用他妹妹的话说,他们家万贯家财还等着他继承,他就这么一走了之,留下她一个人,还有六十多的奶奶和三个月的小侄子要照顾。


当然这都是玩笑话,顾顺他们家上上下下加起来也不过一套公寓。


不过顾顺后来被顾爸爸打熟了屁股,就不是玩笑了。


“爸,爸爸爸!”顾顺瘸着一条腿一蹦一蹦地躲着老爸的皮腰带,“我是去参军,保家卫国的行吗?你怎么搞得我跟投靠了敌军似的!”


顾爸爸打累了,一手攥着皮带,一手掐着腰,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你小子,你小子,出息了……”


顾顺揉着屁股,倒吸了几口凉气,还不忘跟自己老爸皮一下:“我不一直很出息么!”


顾顺本来以为自己这句话会让老爸再次暴走,却没想到,顾爸爸笑了。


顾爸爸的笑在脸上留了几秒,眼眶就憋得通红,顾顺看见他仰起头来把溢出的液体擦干净,再看向顾顺的目光里便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柔情。


“决定了就好好干。”顾爸爸走上前,拍了拍自家儿子的屁股,“儿子,你一直是爸的骄傲。”


顾顺心里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但屁股是真的疼。


04.约定


顾顺看到罗星的第一眼就笑趴在地上了。


罗星那时候正在擦枪,冷不丁地看到一个人趴在自己面前,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枪扔了。


“哇靠,爱卿快快请起!”罗星赶快去扶他。


“哈哈哈…罗…哈哈…罗星,有人告诉过你,你长得特别像恐怖分子吗哈哈哈哈哈!”


罗星一巴掌拍顾顺背上,顾顺一口气没上来,快被拍成顾不顺了。


罗星道:“你他娘的行此大礼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顾顺还在哈哈哈,说不出话来。


罗星砸吧了下嘴,成吧,其实也不止顾顺一个人这样说,他还在地方的时候班长就告诉他:“你小子去敌方卧底人家都不带怀疑你的。”


平心而论,罗星长得还是不错的。他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你们懂什么,我这叫特色,你们想要还没有呢。就你,就你这脸蛋儿,放人群里一眼被认出来。”


顾顺勾着罗星的肩膀,笑得快昏过去。


“去去去,别搁这勾肩搭背的,有本事训练场上见!”罗星恼了。


顾顺扫了一眼罗星擦到一半的枪,终于敛住了笑。


他抡起一拳虚虚地打在罗星的肩膀上:“兄弟,别急,咱们俩啊,迟早要有一场比赛。”


05.稳住


“懂儿,睡着了?”罗星轻手轻脚地爬到李懂的床头,却发现李懂面朝墙,一动不动地躺着。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李懂翻了个身,一眼就对上了罗星笑着的眼睛。


“今天训练……”


两个人同时开口,放轻到几乎只剩气声的两个男声重叠到一起,罗星和李懂都愣住了。


“嗯……”李懂犹豫了一下,其实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失误。而事实上,李懂心里明白,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在意他为什么失误。


罗星笑了,嘴角扯出一个很大的上扬的弧度,他拍了拍李懂的肩膀:“没事,懂儿,没事,下次稳住。”


李懂咬了咬嘴唇,哼出一个“嗯……”来。


罗星最受不了他这样了,翻身上了他的床,面对面把他搂进怀里。


李懂瞪大了眼:“嗯?”


罗星又笑:“咋滴了,当初做训练的时候比这还特殊的姿势都试过,现在不习惯了?人家主狙击手都是和观察员睡一个床。”


李懂咽了下唾沫,心想,也是。他在罗星的怀里,听着罗星的心跳和呼吸,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


砰。砰。砰。


月亮走到夜空的一半,李懂终于窝在罗星的怀里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06.治愈


陆琛从小是出了名的心灵手巧。


这种心灵手巧在十八岁之前表现在他家里的独轮车自行车摩托车拖拉机乃至小汽车都被他拆过。


而在十八岁之后就集中体现在,部队运输的卡车咳嗽一声陆琛都能听出来哪里出了问题。


“陆琛,你是蓝翔技校毕业的?”张天德正扫着地,抬头就看见陆琛又拿出了小工具箱。


“你丫才蓝翔毕业。”陆琛叹了口气,“唉,这不是政委的收音机坏了吗……”


话是这么说,张天德分明看到陆琛修收音机的时候满脸的满足和放松。


“我说,陆琛,你平时训练的时候,还有给我们看病的时候,脑子里不会把我们都当成了‘政委的收音机’吧?”


张天德脑海中浮现出陆琛左手针剂右手绷带、笑得满脸变态的画面,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


陆琛一愣,心想,石头还真说对了。不过这话可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不然队长还不得剥了自己。


他笑嘻嘻地插科打诨:“普渡众生,懂不懂,懂不懂?”


陆琛用手里的螺丝刀敲了张天德的脑袋一下,继续道:“再说了,你有时候还没有这收音机好修。”


07.心动


“石头,石头!你有剪子没啊!”


佟莉踹开宿舍门的时候,张天德正捧着那张半新不旧的合影发愁。他正想着是从陆琛这边下剪子还是从庄羽这边下剪子,冷不丁地佟莉的声音就出现在门口。


张天德砰地一声差点栽到地面上,一股脑地把剪刀和照片塞到自己的枕头底下。


“你这个女同志,怎么就不能注意点。”张天德故作正经。


佟莉乐了,勾着张天德的脖子:“石头,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女同志?”


张天德回想了下佟莉在训练场上的彪悍表现,心想,不敢不敢。


他脑海中还都是佟莉的样子,佟莉却突然又嚷嚷了起来:“石头,你的手指头,流血了!”


张天德猛地回过神来,才看到自己手上那个细小的划痕伤口,可能是刚才藏剪刀的时候不小心被划伤的。


他刚刚想说,“我这里有创可贴”,话还在脑子里没说出来,手指头上忽然感觉一片温湿。


佟莉蹲在地面上,拉着他的手指,渗着血珠的伤口被她细心地含入口中。


张天德有些愣了,他觉得浑身发麻发软,好像在训练场上被谁打了一拳,浑身的血液都涌到心头。


砰砰。砰砰。砰砰。


张天德听到自己的心这样跳。


佟莉扬起脸来冲着他笑:“这样就不疼了。”


08.本性


庄羽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假的蛟龙。


他问陆琛:“蚯蚓好吃吗?”


陆琛想了想:“我觉得还行。”


他皱了皱眉头,又去问李懂,没想到李懂也说:“我觉得还行。”


庄羽心想,我觉得不行。


他还是喜欢吃熟的东西,见到蚯蚓啊老鼠什么的依旧会反胃。


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以前是觉得恶心所以吃不下去,现在是觉得恶心还能吃下去。


庄羽觉得这种不成熟的表现会随着自己在蛟龙的训练而逐渐消退,结果他发现到后来只是他自己骗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所以他去找了杨锐。


杨锐一听就乐了,他拍着庄羽的肩膀说:“你觉得红烧蚯蚓和油炸老鼠哪个好吃?”


庄羽心想,听着就想吐。


但是他还是很乖地回答:“我觉得油炸老鼠可能好一点。”


杨锐板着脸,身体因为憋笑微微颤抖,他又拍了拍庄羽的肩膀:“其实我们都一样。”


庄羽心想,不不不,我们不一样。


乖宝宝庄羽可能永远也不知道,杨锐的意思是,他们都觉得不管是红烧蚯蚓还是油炸老鼠,都让人听了想吐。


09.牵挂


“小锐啊,当队长了。”


“什么?”


“妈,我说,咱们杨锐啊,当队长了!”


杨妈妈把手往围裙上蹭了蹭,用两只手腕夹起桌面上那张相框里有些泛黄的军装照,捧到老人眼前。


“妈,咱们小锐啊——”


“小锐?”老人布满老人斑的手指在相片上那个英俊青涩的少年身上点了点,苍老的声音里带着激动的颤抖。


“你说小锐怎么了?他回来了?”


10.蛟龙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



杨锐翻了翻册子,迅速地将眼前这几个来报到的年轻人和点名册上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然后把薄薄的点名册随手甩到身后。


“我知道你们都是各连队选拔上来的极其优秀的人才,但是既然进了蛟龙,接下来你们要面对的,是比平时更艰苦、强度更大的训练,希望大家端正心态。”


“我是你们的队长,杨锐。下面全体都有,点名!”


“徐宏!”


“到!”


“陆琛!”


“到!”


“庄羽!”


“到!”


“张天德!”


“到!”


“佟莉!”


“到!”


“罗星!”


“到!”


“李懂!”


“到!”


“全体敬礼——”


End.




时间线&主题整理:
01.徐宏-起点
02.张天德-孩童
03.顾顺-意气
(04往后的时间线都是加入蛟龙到电影发生前)
04.顾顺罗星-约定
05.李懂-稳住
06.陆琛-治愈
07.张天德佟莉-心动
08.庄羽-本性
09.杨锐-牵挂
all-蛟龙



P.s.
三刷的时候第一次泪崩在队长那句“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这是一场硬仗,所以我要求大家打起精神,平安回家”。突然就想起无问西东里的那句话“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


其实作为特种兵,负伤甚至牺牲都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哪怕是再强大的装备也无法保障0负伤,在明知道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有过恐惧,有过犹豫,有过迷惑和彷徨,但是最后,他们还是选择勇往直前。


不管是牺牲的石头和庄羽,还是负伤的陆琛,还是一次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其他队员,我想他们的答案都会是:“有。”


蛟龙出海,如约而至。他们每一个人都弥足珍贵。


勇者无畏,强者无敌。Conquer Fear,Conquer all。


(其实无问西东我也没太看明白emmm就是突然觉得很合适)


(群像文只有官方机枪组cp啦。)

评论

热度(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