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顺懂】搜神记

上一篇虐到肝儿颤 回来吃糖😭

墙纸:

《红海行动》

顾顺x李懂


++++


1

三年前,伊维亚共和国,港口城市蒙拉奇。

顾顺抱着枪埋伏在一栋酒店的天台上。

烈日骄阳,铺天盖地。

楼下车流如梭,人似蝼蚁。

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天。

人们如常的工作,交往,聊天,或是陷入爱情。

顾顺也不例外。

他已经计划好了,在完成这次任务后,他要去蒙拉奇码头的酒吧街上痛饮一番。

此时距他被空投到伊维亚已经过去了四天。

那个出售黄饼的商人行踪不定。

顾顺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才追查出一点蛛丝马迹。

据那位商人家里的女仆说,他每周都会乘车去教堂做礼拜。

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似乎对自己的雇主有诸多不满:“他把制作核弹的材料卖给那些危险的人,自己却笃信上帝会庇护他的一切。”

她说:“很滑稽不是吗?”

顾顺耸了耸肩:“是有些滑稽。”

他撒谎时总是面不改色的:“不过与我无关。”

在第四天早上,他背着枪攀上了这家酒店的顶楼。

那位商人的车今天早上十点会路过临街,在他们转弯的时候,后座的车窗会有三秒钟的时间暴露顾顺的枪口中。

三秒钟,足够他按下扳机,子弹出膛,一枪毙命。

他只需要静静地等待这个时机就好。

但出来工作哪有那么一帆风顺的。

离早上九点还有十五分钟,蒙奇拉港口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这声音吓了顾顺一跳。

他拿起望远镜朝港口方向观望,发现泊在码头里的一艘货船正冒着滚滚浓烟,那艘船大概就是那声巨响的根源。

不过这与顾顺今天的任务并无联系。

他在确认了这一点后,迅速地回归到了伏击状态。

离上午十点还有五分钟。

顾顺看到那台黑色的宝马缓缓地开近临街。

早上时那条街总是有一些堵车,他还有五分钟的时间调整呼吸,等待一击毙命。

上午十点。

黑色宝马车头缓缓转过街角。

车窗反射着日光落进顾顺眼里。

他按下了板机,子弹砰地一声出膛,越过撒哈拉的黄沙和地中海的海风,精准无误地打穿了目标的脑袋。

哗地一声,车窗上鲜血四溅。

顾顺吹了声口哨。

那位商人的司机似乎尚未发现后座发生的一切。

他缓缓地开动着汽车继续往前,一晃便消失在顾顺的视野里。

顾顺嚼着口香糖,慢悠悠地收好了枪。

他暗自盘算,今晚去酒吧街上喝酒的话,是否还能碰到昨夜那个朝他抛媚眼的金发女郎。

这次任务实在太过平淡了。

他需要一些别的刺激,让他记住这个国家,记住这一天,记住这颗从他手中射出的子弹。

他正这样盘算着。

便听到警车鸣着笛由远及近,缓缓地包围了这家酒店。

顾顺一怔,警察来的太快了,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迅速收好枪袋,藏在天台的烟囱里。

又换了件外套,从安全通道进到酒店客房的走廊上。

推着推车的服务生和他擦肩而过。

顾顺拦住他,用英文问他:“你好,楼下来了很多警察,请问你知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服务生说:“刚刚港口有一艘船被炸了,可能跟那件事有关吧。”

顾顺点点头:“多谢。”

服务生看着他:“先生你是要出门吗?”

顾顺说:“是的。”

服务生说:“我劝先生现在不要离开酒店。”

顾顺问:“为什么?”

服务生说:“听说爆炸案的犯人是个独身的亚裔男人,我想您这样出去,会为自己引起麻烦的。”

顾顺闻言一怔,点点头:“谢谢你的提醒。”

顾顺自然不可能乖乖待在酒店里的,临街的枪击案很快就会被发现,他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他搭电梯下到酒店大厅。

大厅里站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正在盘查往来住客。

顾顺扫视了一眼四周,拉上外套拉链,低着头准备混出酒店。

在门口守着的警察眼尖看到了他。

拨开人群朝他走了过来。

顾顺在心里骂了句艸,又转身想要退回电梯里。

不想对方却先他一步伸手拦住了他。

“先生。”

对方说。

“你是一个人吗?”

得不到回答后对方又问:“能看一下你的证件吗?”

顾顺假装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警察无奈,只好再用英文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

这个当口,顾顺的眼睛在大厅里四处寻找。

他不能被堵在这里,他要找个机会脱身,这个机会有很多种模式,或许是一场骚乱,或许是一场意外,还或许是一个人,来让他摆脱这样尴尬的独身状态。

就在这个瞬间。

李懂出现了。

那少年穿着宽大的白色衬衫,戴着副无框眼镜,手里还拖着个巨大的旅行箱。

他的肤色被伊维亚的日光晒成健康的小麦色,刚从街上进来,鼻尖还挂着几粒可爱的水珠。

他被警察拦在大厅里盘问,一脸茫然地打量着大厅里的人和物。

他的视线转向顾顺,四目相交。

顾顺推开了看着他的警察:“不,我不是一个人。”

他说着,朝李懂大步走了过去。


李懂这一趟伊维亚之旅实在有些狼狈。

在成功炸掉目标货船后,被警察一路死咬。

他慌不择路,躲进了路边这家酒店。

进门后却发现大厅里同样塞满了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

这个时候想再退回街上已经来不及了。

他被守在门口的警察拦了下来。

“对不起先生,你是一个人吗?”

李懂没有吭声,飞速地在大厅里寻找脱身的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顾顺。

四目相交,那个人眼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一个声音在李懂耳边炸响:就是他了。

大概是命运的安排,他果然看到顾顺推开了身边的警察,大步朝自己走了过来。

他比李懂高很多,穿着黑色的运动外套和破洞牛仔裤,脚下的军靴踩在酒店的大理石地板上,踢踏作响。

李懂的心跳很快,像是预告到什么的降临——

然后他就被顾顺一把按在了怀里。

“你跑到哪儿去了?!”

“你知不知道外面出事了!我会担心你的!”

顾顺抱着他大声质问。

李懂的脸埋在他胸口,有些不知所措:“对,对不起。”

顾顺把他从自己怀里拔出来,托着他的脸上下打量:“你有没有事?外面那些人有没有欺负你?”

李懂被他挤的五官有点变形,他艰难开口:“没,没有事。”

盘查他们的警察一脸狐疑:“不好意思两位,请问你们是……”

顾顺揽着李懂的肩膀,极尽浮夸:“如您所见。”

警察露出个不置可否的表情。

顾顺看了眼李懂:“宝贝儿,他们不肯信咱俩一起的,怎么证明一下?”

李懂一怔:“啊?”

他话音刚落,就被顾顺一口咬住了嘴巴。

周围围观的人吹了声口哨,有人低声窃笑起来。

顾顺吻完了,搂着面红耳赤的李懂看向警察:“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警察看了他们一眼,回头和同事商量了几分钟,对他们说:“我很抱歉打扰到你们。”

他说:“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2

李懂在酒店大厅办了入住。

一路被顾顺拖着手进了电梯。

电梯一路向上,在某一层客房停了下来。

他大步向前,掏出房卡打开门。

顾顺紧跟在他身后锁上门。

李懂背对着他站着。

顾顺看着他的背影,刚想说话,不想那人迎面一拳朝他砸来。

顾顺退无可退,腮帮子上接了一拳。

他哎呦了一声,捂着下巴:“我靠,你他妈打我干嘛?”

李懂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打你是因为你刚才亲了我。”

顾顺说:“靠,大家都是男人,亲一口会少块肉吗?”

李懂没吭声。

他俩僵持在客房狭窄的玄关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懂忽然笑了一下。

他朝顾顺伸出手:“我叫李懂。”

顾顺一怔,握住了他的手:“我叫顾顺。”

3

顾顺问:“你来伊维亚做什么?”

李懂说:“我来旅行啊。”

顾顺一怔:“来这里旅行?你胆子还真不小,你不知道伊维亚南方天天打仗,哪儿哪儿都乱。”

李懂说:“我知道。”

他拿起一个叫不上名字的水果,又放了回去:“可是这里很特别。”

顾顺笑了一声:“这里有什么特别的?”

他说:“这样的城市,这样的沙漠,这样的港口,这样的集市,我在别的国家见过几百次,这里太普通了,普通到我回到家,睡一觉,就会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

李懂问:“你去过很多地方?”

顾顺说:“对啊。”

他看着李懂:“你有兴趣的话,以后一起啊。”

听他这么说,李懂从水果摊前站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土。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顾顺,头顶逆光,以至于顾顺没法看清他脸上的所有表情。

但他隐约看到李懂的眼角皱了皱,所以他猜李懂是笑着的。

“好啊。”

他这样说道,声音干燥愉快,像刚刚烘焙出的面包,带着迷人的香甜。


他们在蒙拉奇的集市上逛到日暮。

李懂问他:“那你来伊维亚做什么?”

顾顺说:“来工作啊。”

李懂不信:“那你还有时间来陪我逛集市?”

顾顺说:“这么巧,我的工作今天早上刚刚结束。”

他说:“我明天就要离开伊维亚了,今晚是我在这个国家的最后一夜。”

李懂说:“那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顾顺说:“当然。”

他说:“庆祝我们的相遇和……”

李懂问他:“和什么?”

顾顺笑了一下,露出虎牙:“那谁知道呢?”


他们路过卖头巾的小摊。

摊主拦下了李懂,热情推销,并表示他可以试戴他店里的任何一款。

李懂看起来对这些东西颇有兴趣,在询问过顾顺并不赶时间后,饶有兴趣地在小摊前挑选起来。

他最后选了一块蓝色的头巾。

店主帮他戴了起来。

顾顺在旁边嚼着口香糖看了一阵,掏出手机,默默地替李懂拍了张照。

他收好了手机,李懂正好转脸朝他看来:“怎么样?”

顾顺点点头:“很适合你。”

他说着,顺手掏出几张纸钞递给摊主:“我们买了。”

他揽着李懂转身就走。

李懂还有点懵:“你干嘛?”

顾顺说:“你喜欢,买给你,当送你的礼物了。”

李懂说:“那我得买个东西送给你当还礼。”

顾顺笑了一下,低头看了他一眼。

他扬了扬手机说:“不用。”

他说:“我已经收到礼物了。”

4

顾顺拉着李懂钻进酒吧街。

与迎面而来的男男女女擦肩而过。

街上充斥着人们的歌声笑声和欢呼声。

顾顺朝李懂喊:“你成年了吗?能喝酒吧?”

李懂说:“我早成年了,要给你看我的护照吗?”

顾顺哈哈笑了起来:“逗你玩呢,别那么当真。”

他们点了两杯啤酒,坐在吧台边上看街上的人跳舞。

昨天那个朝顾顺飞媚眼的金发姑娘果然也在。

再次重逢,她表现的要比昨晚热情多了。

频频凑到顾顺身边,想要邀请他一起跳舞。

李懂看不下去了:“人家都这么热情了,你就去呗。”

顾顺说:“如果她昨晚也这么热情的话,我一定会答应她的。”

李懂说:“今晚和昨晚有什么不同吗?”

顾顺说:“当然。”

他躲开姑娘凑过来的胸脯,朝李懂笑了一下:“因为今晚,我遇到了你啊。”

他这样说完,拉着李懂的手,一猫腰钻进了人群里。

那位金发姑娘扑了个空,懊恼地在原地跺了跺脚。

顾顺和李懂挤在街上跳舞的人群里。

李懂说:“她那么漂亮,身材又好,错过她,你不会后悔吗?”

顾顺说:“这个问题我要问你。”

他说:“错过我的话,你会后悔吗?”

李懂笑了一下:“我为什么要后悔?”

顾顺说:“伊维亚有一句话,爱情就像撒哈拉的大雨,可遇不可求。”

他说:“现在我这个在沙漠跋涉的人遇到我的大雨了,那你呢?”

李懂说:“很可惜,我不喜欢沙漠。”

他看着顾顺,又说:“可是,我还是出现在了这里。”

他眼底有光,越来越亮:“所以,我也遇到了我的大雨。”

顾顺看着李懂,仿佛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笑容越来越大的自己。

他说:“李懂,我想亲你。”

李懂说:“你不怕我打你?”

顾顺一怔,终于想起了早上的那一拳。

不及他细想,就觉得后颈被人用力一按。

他微微俯下身,便寻找到了李懂的嘴唇。


他们在撒哈拉的风和星辰中交换了一个吻。


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天。

人们如常的工作,交往,聊天,或是陷入爱情。

没有人会例外。

评论

热度(2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