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红海行动·咕咚」《希望你懂》

一个三百六十五度回转爆炸螺旋哭

上一次这么感动是在看麒麟的时候了

在那之前我从不知道一个人对于祖国最好的奉献是什么样子的

不知道一种两个强大且深情的灵魂彼此吸引互相扶持的羁绊是什么样子的

也不知道那种全权交付的信任和一个人能够遇到最美好的爱是什么样子的

在那之后我了解了 却很多年都没有再看到过那样入心的表达 总是觉得哪里欠缺了些

但今天在红海这里 在顺懂这里 在之幸和很多顺懂作者大大这里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久不曾遇到过的有关于信仰与爱的力量

这也是我这么喜欢他们的原因啦

热度总是会过去的 所以这一段出乎意料的相遇和陪伴真的是太好了

之幸:

·起名废
·一发完
·电竞那篇拖更了
﹉﹉﹉﹉﹉
他们交换了一个带着黄沙和硝烟味的吻。
冰冷的枪身靠在一起,他们的手都把着胸前的枪,没有拥抱和触碰,但却近的几乎要融为一体。
顾顺的吻有点急促,舌尖深入,疯狂的掠夺,重重的扫过李懂口腔里的每一个地方,抽身而退的瞬间,他勾了一下李懂的上颌,带着血腥味的纠缠和眷恋。
他定定的看着李懂的眼睛,半晌才说:“走了。”
两个字,声音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补充水分而无比沙哑。
李懂牵着嘴角给了他一个笑:“好。”



时间来不及了。
顾顺红着眼睛推了一把李懂,谁也不想看见对方的背影:“快。”
他们同时转身,奔向两个方向。
顾顺越跑越快,喉咙像装了风箱一样发出破败不堪的声音,但他毫无停顿。
直到风沙彻底掩过自己的身影,顾顺才能在奔跑中分出手来,摸上自己的心脏。
隔着战术手套和背心,他也能感受到那张纸的重量,坠着他的心潜入深海,游入星空,是前所未有的安心。
他开始默背那张纸上的内容。



「……任务很危险,我可能会回不去了,但是我没什么好顾虑的,一生要献给国家和人民,是我的荣幸……
但我可能放不下一个人,我如果牺牲,最对不起的就是他吧……
……我想来想去,觉得我这种认真过了头的性格大概没什么值得喜欢的,但就是有一个人,平时吊儿郎当的,却能收了嘻嘻哈哈对我说欣赏我……
我叫李懂,但是我不懂,他人很好,为什么非要装作很恶劣呢?如果我回来,一定要问问他,回不来的话,这封信也会代我问问他……
……死没有什么好怕的,这是他告诉我的,我无比感谢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人,我没什么好报答的,只能给他当一辈子观察员,他牺牲或者退伍了我才退伍,但要是我牺牲了……」


出发之前,因为任务太危险,他们都写了遗书。
政委悄悄找上他,说李懂以前无父无母,遗书写了也就两三句,交代这几年来攒的微薄收入捐到哪,但这次他写了很长的一封信。
顾顺看了,然后自己收了。
他说不清楚看完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自己这个混账能让李懂这么喜欢,实在是攒了无数个轮回的运气。



这里的风很大,顾顺只能靠想李懂来挺过这漫长的等待与潜伏。
我在他胸前的口袋里装了一把口香糖,是亲他的时候总吃的那个味,他能不能发现呢?
第一次亲他的时候,他边抖边哭,我哄了好久,都差点把心揉碎了给他吃了,那个时候他可能不知道,我紧张得手也在发抖。
狙击手的手要稳,但这是不可控的啊,幸亏他没发现我也是初吻,吻技什么的,之前梦里太多了,早就磨练出来了。
他其实有种魔力,但他自己没发觉,我教他竖起自己的锋芒,他却渐渐的把我的棱角磨没了。
我没想过我可能会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可能会爱上一个人,可能会被爱情驯服,可能会有一天渴望安定……这些都是他带给我的体验,他用自己独特的方法,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带我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训练的时候,我会想把着他的手,低声的教他瞄准技巧,然后看着他的耳朵一点一点红起来;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我会想把他揪进自己怀里,在紧张刺激的战场上分着心撩拨他,他不会搭理我的,只会闷闷的从我怀里传出声来,认真的报着数据。
我的恶劣因子在他身上暴露了十成十,但他却仍然认为我是个很棒的人,并且仍然爱我。
而现在,战场上的突发情况让我们必须分开作战,我担心他,但我却更加信任他,爱情并没有冲昏我们的头脑,那个坚定的李懂会用爱我一样的忠诚去守护我们的国家。
而我也一样。



顾顺看见了同样向他奔跑来的李懂,他脸上有点疲惫,额角微微渗出血,但眼里却闪着光。
直升机在他们头顶盘旋,顾顺在向他狂奔的路上想起了李懂那封信上最后一句话。


——如果我牺牲了,我相信顾顺会带着我的份,继续守护着我们的国家,和我爱的人。


顾顺想托着李懂的腋窝把他举起来转圈,但李懂并没比他矮多少,也没比他轻多少,还没转上半个圈,顾顺就被李懂的体重压在了地上。
他们都微微喘着气,但谁也没松开互相抱着的手,顾顺情不自禁的凑上去亲了李懂沾着土的鼻尖,又亲了亲他还在留血的额角,最后停在他的眼皮上。他从胸腔里发出低低的笑声,
“给你消消毒。”
李懂也笑了,喉咙口的硝烟来来回回的刮着他砂纸般的嗓子,但他笑得很开心。
因为顾顺感觉到了唇下的眼睛眯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身下的大地滚烫,耳畔是直升机的轰鸣和远处永无止境的炮火,但世界上只剩下一个李懂和一颗装满他的柔软的心。


死亡并不可怕,我忠诚于这个国家,也忠诚于你。


“狙击手同志,您的观察员向您汇报,任务圆满完成,请求指示。”
李懂在他身上轻轻的说。
顾顺向下寻到了他的嘴唇,用唇齿间的相依泯去了那句不宣于口的爱意。
兜兜转转、张扬肆意的活了这么些年,可能有点白活,顾顺想,但幸亏我偷了这么一个宝贝蛋回家。


我对许多人漫不经心,但我将一腔爱意给了你,连同我的信仰和全部的生命。
如果能回到我们第一次的见面,我不想再扯着桀骜对你说“给我看看你的本事”,而是碰下你的拳,说:“以后和你搭档的每一天,我将以你自豪。”
end.

评论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