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顾懂/咕咚】全世界谁倾听你

我从没觉得lof这么神奇过😂

专业乱点鸳鸯谱:

#顾顺x李懂
#一发完
#ooc与否你们说了算
#请勿上升真人
#其他cp粉别来ky


给朋友剪的视频随手配文,视频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057801


/


         李懂没想过自己会再见到他。


/


        全蛟龙有五支队伍,但只有两个狙击手,罗星和顾顺。


        才进蛟龙没一年的李懂对于顾顺其人,只闻其名,未见其身。


        不因为其他,只因为这数万颗子弹喂出来的狙击手过于稀缺,每次任务不是顾顺出就是罗星去,连带着李懂也没见过那个大名鼎鼎的顾顺长什么样。


        如果不是罗星受伤了,他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真正认识顾顺。


        更多的可能是一颗子弹飞过,生死两别 。


/


        顾顺从飞机上走下来取掉眼镜的那一刻,李懂刚露出的笑容因为惊诧又僵在嘴边,转瞬即逝。


       他见过顾顺,不止见过,甚至在他年少的日子里曾经日日夜夜怀念过这张面孔。


       年少的日子里,换个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情窦初开的岁月里。


/


       校园欺凌。


       这四个字对能进蛟龙的兵来说像是这辈子都碰不到的笑话,但李懂却实实在在的承受过,更是他曾经逃也逃不开的泥沼。直到他考上军校,才在一次次的摸爬滚打中成长起来,才练出一身能摔能打能抗的肌肉来。后来凭借卓越的心算能力和推算技术进入蛟龙,成为光凭着这个名头就能唬住所有人的特种兵。


       进蛟龙之后也因为身板小,一直被队长战友们当个小家伙护着,却也因为这副小身板在高中时承受了不少痛苦。


       他认识顾顺也是因为这四个字,那天他正被几个人推搡在地,举起酒瓶子还没砸下去就被人按倒在地上,落在他脸上的甚至不是手,而是人家的鞋底印。


        那群人哄笑着开始解他的裤腰带,边笑边叫嚣着“恶心” 李懂突然失了力,闭上眼睛,这一次他干脆放弃了抵抗,他甚至有些绝望的想,如果这群人能把他打死也好,这样的日子也能结束。


        他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散开的,他睁开眼睛,明晃晃的路灯刺的他眼睛酸涩,几乎落泪。


        和光一起闯入他眼底的,是顾顺。


/


        那时他不知道顾顺的名字。


        那人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把他将开未开的皮带重新系好,又把他拉起来,用手指擦擦他脸上的伤口问他,没事吧?


        李懂摇摇头,顾顺拉着他的校服把它扯到另一条街张灯结彩的夜市上,擅自点了两份炒面,自己大口大口的吃完又点起一根烟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吃啊,算哥请你的。”顾顺盯着李懂笑起来,露出两颗明晃晃的虎牙。


         李懂用手背擦了擦裂开的嘴角,抹了一手背已经暗红的鲜血,然后学着顾顺把炒面一口一口往嘴里塞。


         顾顺盯着李懂低着头吃面的发旋,语气带笑,问:“哎,他们干嘛这样对你啊?”


         李懂拿着筷子的手一滞,怔愣了半晌,嘴里还机械般的咀嚼这那一大口面。


        “算了...”顾顺见状开口道,随即抖了抖指头,把烟灰弹进烟灰缸里,顺便把剩下的半支烟摁灭在里面。


        李懂看着顾顺随着指尖底顺下来的眉眼,仿佛一切从不难启齿。


        “因为我喜欢男人。”


/


         顾顺没认出他来。


         至少这几天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不正常的是李懂自己。


        只是几天的磨合训练而已,他却觉得度日如年。


       从前和罗星的配合总是很自然,他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顾顺一直离他太遥远,他一直在试图抓住那些只言片语和轮廓,不过是短短几个小时,他却在这段记忆里打下了一个个标记。


       个头。


       挑眉时额头的纹路。


       讲话的口音。


       鼻梁细微的凸起。


       手心的温度。


       笑起来时毫不掩饰的虎牙。


       现在这一切都贯上了姓名,沿着神经末梢侵袭着他的心脏。


       顾顺架着枪感受着后背与他严丝合缝的李懂的呼吸与心跳。


       “你是天生心跳就这么快吗?”顾顺压了压架在李懂肩上的枪,在他耳边问。


/


        顾顺的手指压在那节还没完全熄灭的香烟上,听到李懂的话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李懂没避开目光,他试图在顾顺的眼睛里找到一丝情绪来,但顾顺的眼底毫无波澜,如同只是听到他讲这碗面还不错一样平静。


       “就这样?”顾顺摁灭了香烟,手收了回去,扬起最后一丝尼古丁的气味投向李懂鼻尖。


        李懂倒是被他问懵了,顺遂的点点头,刚摆出的一丝坚毅神情裂开了条缝,他只好又低头吃面。


       顾顺起身拿了罐汽水,啪的一声打开放在李懂饭碗旁边,说:“慢点吃,别噎着。”


       夜市上空混杂着油烟味,饭香,中年男人光着肚皮打出的酒嗝,各式各样的叫卖声,和李懂不知如何安放的心。


/


        


       李懂没说话,用肩膀架着枪,在心底劝自己稳一点,再稳一点。


       训练结束他们就接到了队长带来的新任务,撤侨。


       李懂实战经验实在是少的可怜,狙击手从来不是个正面硬打硬的位置,李懂也很少直面子弹。


       一念之差,罗星差点永远离他而去。


       而这次他的搭档是顾顺,他反而更不安心,他怕悲剧重演,不论这个搭档是谁,他想到罗星中枪的样子都几近崩溃。


      何况是顾顺。


      


/


      吃完饭,顾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瓶矿泉水,把凳子拉到李懂身边,两个人就着一瓶水一包纸擦李懂身上的血污。


      顾顺拉过李懂的胳膊,映入眼帘的是布满整个胳膊的纹身,一边擦擦破的伤口一边说:“唉你这胳膊破了的话,你这个纹身...”


       李懂一下反应过来,忙着把自己的胳膊从顾顺手里抽出来,却被顾顺抓的更紧,纸巾擦过的地方露出原本泛白的皮肤。


       “你这个纹身...假的啊。”顾顺嗤的一声笑出来,随即似乎又寻思着要给眼前人留点面子般敛去笑容,只剩眼睛边的纹路展露着未完的笑意。


       顾顺另取了一张纸巾,放在手心浸湿了帮李懂擦他忽视了的鼻尖,上面不知道被什么划了道小口子,血流了不少,他边擦边问“想唬人用?”


       李懂抿嘴,又不答话。


       顾顺倒也不介意,不打算再捉弄他,忍着笑说了句:“怪可爱的。”,气息落在李懂湿润的鼻尖上,痒的他攥皱了校服衣摆。


       顾顺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手上边帮着擦擦弄弄,嘴上也没停,他说话语气慢吞吞,像是故意把每个字句塞在李懂耳朵里。


       ——“我以前也这个学校的。”


       ——“从前我当校霸的时候也没这么恶劣吧。”


       ——“刚我动手的事儿不准往外说。”


       话不算多,大多还没有什么连贯性,这边说几句,那边说几句,最后一包纸巾用完,李懂脸上的伤口依旧张牙舞爪,只有一双安静的眸子露出足以铺开整张脸的温和。


       


/


       一场恶战。


       李懂又差一点掉链子,他能感受到因为自己情绪波动影响准星的顾顺某一瞬腾起的火气。


      任务完成,在出发至下个任务点之前队长把大家聚起来部署了几句又散开,顾顺一直倚在车斗里盯着李懂看。


      李懂扶着枪笔直的站着,背后目光灼灼,他清楚顾顺大概要拿刚才的事情说事。


       “你以前也这样吗?”


       这样的字眼令李懂心里一跳,他侧过脸对上顾顺的目光,不过几秒,他内心的沸水就这么烧开了,他打算了千百种方法来应对如果顾顺突然想起他是谁,此时却一个都想不起来。


       “哪样?”李懂试探道。


       “紧张。”


       李懂眼神松动了些,心里一块大石头这才算落在了地上,却又溢出一丝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失望来。


        “战场上,子弹躲不掉的。这一课算哥送你的,下次记得交学费。”


        顾顺从车上跳下来,从李懂面前走过,又把手搭在他肩上回过身来,补充道:“我知道罗星的事情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这里是战场,你得忘记罗星,你在和我并肩战斗,你是我的观察员。”


       “我的。”顾顺又强调了一遍这两个字,放在李懂肩膀上的手使劲一捏,痛的李懂眉头一紧。


       旁的心思殆尽,李懂明白,刚刚枪就架在他这个肩膀上,顾顺在提醒他,这样的情况绝无二次。


/


        “你叫什么名字啊?”分开的时候,良久没开口的李懂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大声问道。


        顾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踢着地上的石子,听到这话抬头看向皱着眉头一脸正经的李懂,突然裂开嘴笑了起来。


        石子从顾顺脚下蹦到李懂脚边,一同顺着石子过来的还有顾顺带着笑意的声音。


        “干嘛?爱上我了?”


       没等李懂开口解释,顾顺指了指李懂,又指了指自己左边胸口。


       李懂低头看自己左边胸口的口袋,上面秀着自己高中的全名。


       等他抬起头,顾顺已经转身而去,黑色上衣在夜色中看不分明,只落下一句不算答案的答案。


      “你路过的师哥!”


/


      李懂没想过他们四个还能四肢健全的活着回来。


      顾顺伤了一条腿,刚进飞机就大喇喇的躺在机舱地上死都不肯再往前挪,李懂只好坐下来把顾顺的头放在自己腿上,好让他稍微舒服点。


      杨锐在驾驶室控制人质,佟莉坐在角落捂着脸,李懂想起石头来,心里一悸,又看着顾顺伤了的那条腿,心里又后怕般的疯狂跳动起来。


       除了飞机的轰鸣声,机舱里异常安静,顾顺疼的双唇发白,对李懂说:“有口香糖吗?”


       李懂摇摇头,他知道在作战过程中中枪,还在战场上时是注意不到疼的,可注意力一旦松懈下来,伤口便会钻心的疼。李懂从作战服内部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递给顾顺,这是他上船前专门买的,只偷摸带了一根进来。


       “你抽这个牌子?”顾顺捏着烟,在眼前晃了晃,又放进嘴里,叼着烟口齿不清的问。


       “我不抽烟,习惯带着而已。”李懂又在身上摸火种,还没拿到就被顾顺拦住。


       “早戒了,叼着过过瘾行了。”


       李懂点点头,又重新坐好,小臂垫在顾顺头下,调整了一个姿势抱着顾顺的头。


       顾顺半躺在李懂怀里叼着烟目光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的又转身整个窝进李懂怀抱,一只手环过李懂的腰软踏踏的搭在地上,鼻尖贴着身边人厚重的作战服,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


       顾顺和徐宏他们一道乘飞机送进了医院,数日后才回到船上。


       一见面,顾顺就冲李懂挤了挤眼睛,说是有礼物要给他。


       这段时间李懂想了很多,他看着佟莉从口袋里摸糖吃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天在指挥台上突然失去声响的顾顺。


       他想做顾顺的眼睛,顾顺的枪架,顾顺的后背。


       至于其他,他不能多想。


       他只记得顾顺对他说,你是我的观察员,我的。


       他是顾顺的,至于是什么,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


/


       罗星的床铺被顾顺占领,虽然都是那套一模一样的军需,看在李懂眼里还是有那么点点的差别。


        “手拿来。”顾顺坐在椅子上,姿势全然不像个军人。


        李懂伸手过去,被顾顺握紧手腕,贴了一张纸在小臂上,另只手抚上贴纸,两只手扯过李懂的胳膊,在上面结结实实的咬了一口。


       “你干嘛?!”李懂吃痛,把手抽回来。


       小臂上除了顾顺贴上去的白色贴纸外,又多了一圈湿淋淋的牙印,犬齿的地方尤其深,李懂忿忿抬头,只见顾顺又笑起来,露出一排白花花的罪魁祸首。


       李懂气结,对着顾顺又发不出来,只好去抠自己手上的贴纸。


       “你不是想要纹身吗?哥一次送你俩。”顾顺又摊回椅子上,一只手撑着头,又摆出他一贯温吞的语调。


       李懂抬头对上顾顺的眼睛,抠着贴纸的手仿佛不受控制般的停下动作,他像尊雕塑般的望向顾顺,只剩眼睛眨了眨,眼底还带着几份压也压不下的诧异。


      “你以前也这样吗?”顾顺没动,他盯着李懂,目光似乎带着些缱绻,李懂也看不分明。


      “哪样?”李懂喉结动了动,他知道似乎有什么答案在呼之欲出,但他又不敢确认。


      “可爱啊。”


       顾顺笑的一如多年前那般好看。


/


       李懂低下头,避开顾顺直白的目光,抠开胳膊上那张贴纸。


       不知道是顾顺特意买的还是买口香糖时送的赠品。


       一颗幼稚的爱心出现在李懂的胳膊上。


       “李懂,原来你叫李懂啊。”


/


       顾顺叼着没点着的烟抬头看李懂的脸,那张脸上布满了血污,只剩一双眼睛透着光,像是一双温柔的陷阱。


       嘴里是多年前熟悉的略带薄荷气息的烟草味,顾顺当上狙击手那一年就没尝过了。


       李懂不抽烟,为什么一直带着这只香烟,顾顺不明白,联系着见面以来的弯弯绕绕,他好像又有点明白。


       这么多年他心里只放着那杆狙击枪,时间一长,这双眼睛好像也在他记忆中慢慢模糊起来,顾顺懊恼的把头埋进李懂怀中,记忆一股脑的翻涌而来。


/


        那时顾顺还不是蛟龙的兵,身上带着任务,路过看不过眼顺手揽了点事儿。


        小孩儿说他喜欢男人,所以才被欺负。


        不是的,欺软怕硬才是这个世界的本性,和你喜欢谁,怎样生活都无关。


        他们只是想找人来取乐罢了,只不过刚好碰到这样的你。


        这话顾顺没说,也没必要说。


        事情过去好几年,顾顺偶尔还是会想起那双藏在血迹和淤青中温和而倔强的眼睛。


        不留名,是因为任务不允许。


        但他怎么也没问问人家叫什么名字啊?


/


        李懂看着手臂上那颗傻气的爱心,耳朵尖瞬间就烧了起来。


        顾顺从椅子上站起来,胳膊撑着上铺的床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纹身根本唬不了人。”  


        “但哥送你的这个能唬住蛟龙第一狙击手,牛逼吗?”


        李懂笑起来,望向顾顺的眼睛,点点头。


        这是顾顺第一次见他笑,也是顾顺第一次品尝到李懂笑着的嘴角。


        顾顺使坏般的用尖细的犬齿轻咬李懂的嘴唇,松开的间隙用鼻尖蹭着李懂的脸,嘟囔着说:“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


         “顾顺,我等了你很久。”


         “这次别再是路过了。”

评论

热度(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