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顺懂】撒哈拉的故事

枪林弹雨还是温馨日常 是他们俩 就都是浪漫的

墙纸:

《红海行动》

顾顺x李懂

+++


1

傍晚的时候,沙漠忽然开始下起了雨。

正在厨房颠勺的顾顺浑然不觉。

邻居在窗口喊他:“顾!下雨了!快去收衣服!”

顾顺把头探出窗口,被暴雨浇了一脑门水。

他三两步跳上露台,把中午刚晾上去的床单T恤往怀里拽。

邻居又在楼下喊他:“顾!别收衣服了!厨房着火了!”

顾顺一怔,丢了衣服又往厨房跑。

躺在锅子里的牛排糊了,黑烟从窗口飘了出去。

李懂开着车从镇子上回来。

看到顾顺正蹲在院子里刷锅,脚边的水盆里堆着床单和T恤。

李懂有些纳闷:“这锅怎么了?”

顾顺说:“糊锅了。”

李懂又问:“这衣服不是今天中午洗的吗?”

顾顺说:“叫雨淋了。”

李懂没弄明白状况。

邻居趴在窗口跟他打招呼:“懂,你回来了。”

李懂问:“刚发生什么事了?”

邻居哈哈笑着:“你回来的太晚了,刚刚忽然下雨了,顾手忙脚乱,厨房差点着火。”

李懂没吭声,蹲到顾顺对面开始洗衣服。

顾顺锅刷一半,一屁股往地上一坐,懒洋洋地看着李懂。

李懂看他一眼:“看我干嘛?”

顾顺说:“想笑就笑呗,我不怕你笑。”

李懂说:“我没笑你。”

顾顺说:“没笑你怎么不说话,心里偷偷笑呢?”

李懂说:“没有。”

他说:“我就是觉得……”

顾顺说:“觉得什么?觉得我这点事儿都做不好,特傻是不是?”

李懂说:“有点吧。”

顾顺说:“说谁傻呢?”

李懂看他一眼,咧开嘴笑了一下:“我就是觉得,你没了我真的不行。”

他这样说完,抱着一盆洗好的T恤上了露台。

顾顺闻言一怔,半天才回过神。

他有些好笑:“我没了你不行?”

顾顺抬起头,盯着露台挂衣服的李懂看了一会。

又看了眼脚边没刷完的锅。

他自言自语:“我没了你还真的不行。”

2

顾顺和李懂带着邻居小男孩达肯和他的女朋友瓦丽莎去沙漠里露营。

白天的时候,顾顺和李懂猎了只兔子。

傍晚时分,他们到了营区。

李懂带着瓦丽莎搭好帐篷,点上了火。

顾顺背着猎枪,不知道和达肯跑到哪儿猎东西去了。

天快黑了,李懂正蹲在帐篷前剥兔子皮。

顾顺和达肯回来了。

达肯手里攥着一把白色的小雏菊,递给瓦丽莎。

小女孩有些害羞,接过小雏菊,小声说:“它们真好看。”

达肯说:“你更好看。”

他说着,掐了一朵,轻轻地别在小女孩的鬓角。

小男孩看着小女孩,小女孩看着小男孩。

两个人的脸都红了。

李懂在旁边看着俩小孩谈恋爱,咧着嘴傻乐。

顾顺跟他并肩站着,用肩膀顶了顶他:“羡慕啊?”

李懂说:“啊?”

顾顺把身后的猎枪甩到李懂眼前。

枪管里也插着朵白色的小花。

顾顺说:“给你的。”

李懂一怔:“啊?”

顾顺见他不接,又说:“干嘛?嫌少啊?”

他说:“就这一朵还是我从达肯那小子手里抢的。”

顾顺说:“你是不知道,拢共就那么一小片草皮,都快被那小子薅秃了。”

李懂看着顾顺不吭声。

顾顺说:“看我干嘛?乐傻了啊?”

他说:“哥知道哥长得好看,你也不用这么看啊。”

他絮絮叨叨,自吹自擂,没完没了。

李懂没理他,从枪管里把小白花掐出来,一抬手,往顾顺耳朵上一别。

顾顺一怔:“你干嘛?”

他说着,就要上手去取。

却被李懂一把拦住了。

李懂盯着他脑袋上的小花看了半天,没忍住,咧开嘴笑了一下。

顾顺说:“你笑什么?”

李懂说:“笑你戴上花更好看了呗。”

3

顾顺和李懂的车子从沙漠回来就出了点问题。

五月第二个周末早上。

顾顺躺在车底修车,李懂蹲在他旁边给他递扳手。

村子里的卡车司机阿伯尔汗从卡萨布兰卡回来,在门口喊顾顺:“顾!你过来一下!”

顾顺从车底钻出来,站在院门口和阿伯尔汗说话。

他头上包着条毛巾,大T恤汗涔涔的湿了一片。

话说完了,顾顺回来继续修车。

李懂问:“你们俩说什么呢?”

顾顺说:“阿伯尔汗在卡萨布兰卡有个表妹。”

李懂说:“哦。”

顾顺说:“他问我有没有结婚,要不要做他的妹夫。”

顾顺第二天早上睡醒,不见李懂人了。

院子里刚修好的车也不见了。

他在院子里喊邻居小男孩肯达。

肯达从窗户探头出来:“懂早上开车出去了。”

他看着顾顺:“你们吵架了?”

顾顺一头雾水。

下午他坐在村口看村子里的小孩们踢足球。

远远看到李懂开着车回来了。

李懂从车上下来,背包塞得鼓鼓囊囊的。

小孩子们喜欢他,看到他就迎了上去。

李懂从背包里掏出糖果分给他们。

孩子们拿了糖果,一哄而散。

顾顺走过去:“你干嘛去了?”

李懂说:“我去镇上买糖去了。”

顾顺剥开一颗糖纸塞到嘴里:“买糖干什么?”

李懂没理他,带着他挨家挨户地敲门发糖。

到了阿伯尔汗家,李懂掏出把糖塞给顾顺:“你去给他。”

顾顺兜着一把糖,看了眼李懂:“什么意思啊?喜糖啊?”

李懂“唔”了一声,舔了舔干的起皮的嘴唇:“要不然呢?”

4



顾顺和李懂发完糖回家,看到院门开着。

养在院子里的羊不见了。

那羊是早先顾顺和李懂去卡萨布兰卡一个半岛上捡的。

跟亲儿子一样养到了现在。

现在顾顺和李懂的儿子丢了。

俩人村里村外找了一遍,又跑到村后的沙丘上去找。

这时间沙漠早晚温差大,深夜里就很冷了。

顾顺嘴唇打着哆嗦:“不会是被狼叼走了吧?”

李懂也打着哆嗦地瞪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俩人冷的受不了了,只好踩着沙堆往回走。

李懂走的飞快。

顾顺人高马大的追不上他,只好在后面喊:“懂啊,懂哎,等等我哎。”

李懂没理他,一路小跑地回了家。

顾顺盯着他的背影,咂咂嘴:“年纪不大,脾气倒还不小。”

第二天顾顺醒来,李懂正在厨房做早饭。

顾顺刷了牙,跑来没事找事:“哎,你见我猎枪的保养油了吗?”

见李懂不说话,又说:“昨天阿塞德喊我们去打猎,到时候抓只狐狸给你玩啊?”

李懂没理他。

邻居小男孩达肯在院子里喊李懂:“懂!你出来一下!”

李懂把头从窗户里探出去,看到达肯牵着自己和顾顺的儿子站在院子里。

达肯说:“它昨天晚上忽然跑到我家院子里了,我刚给它吃了草料喝了水。”

顾顺把头也探了出去。

达肯说:“我听顾说你们吵架了,现在和好了吗?”

李懂看了看羊,又看了看达肯,只好说:“我没没有吵架。”

达肯说:“我昨天去学校了,听说你们给村子里的小孩送了糖果。”

顾顺咧开嘴笑了出来,抓了把糖果塞给达肯。

达肯拿了糖,扭头跑回家了。

顾顺关了门,又拴好了羊,蹲在院子里看羊反刍。

看着看着,就乐的不行。

李懂在厨房里喊他:“顾顺!拿个盘子来!”

顾顺“哎”了一声,两步进了厨房。

一伸手把举着锅的李懂往怀里一搂。

李懂被他从背后抱着,吓了一跳。

顾顺把下巴卡在李懂的发旋上,用另一只手从头顶壁橱里摸出个盘子递到李懂面前。

李懂被这姿势弄的有点不好意思,只好说:“……你干嘛?”

顾顺咧开嘴笑了一下,一歪头亲了亲李懂的耳朵。

他说:“顾顺就位了呗。”

5

这天下午,商人奈兹哈牵着他的双峰骆驼进了村。

小男孩达肯在院子里喊:“懂!奈兹哈来了!”

顾顺正在厨房做饭。

听到声音,从窗口探出头去,就看到李懂带着达肯一溜烟的跑了。

过了一会儿,李懂抱着个东西美滋滋地回来了。

顾顺正在往烤饼上浇蜂蜜,顺嘴问他:“买什么了?”

李懂说:“一块石头。”

顾顺没太在意:“多少钱啊?”

李懂说:“500块。”

顾顺被吓了一跳:“什么破石头,500块?!”

李懂说:“这块不一样。”

他说:“是奈兹哈从戈壁上捡到的海星化石。”

顾顺端着烤饼绕过来看了一眼,“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晚上李懂把那块海星化石端端正正地摆在床头。

顾顺问他:“想罗星了啊?”

李懂说:“嗯。”

第二天下午顾顺从镇上回来。

看到李懂拎着个油漆桶站在梯子上在自家门板上画画。

他把头探出车窗看了一会,忍不住问:“画什么呢?”

李懂说:“前两天村里的人家打水井我过去帮忙了。”

他说:“看到他们家里都画着这种图案。”

李懂抹了把脑门上的汗:“达肯跟我说,这是柏柏尔人的护身符,保佑住在房子里的人健康平安,一生幸福。”

顾顺有些好笑:“懂啊。”

李懂说:“啊?”

顾顺说:“你是不是被达肯那小子带傻了?”

他说:“这东西你都信啊?”

李懂说:“信一下怎么了,万一有用呢?”

顾顺哭笑不得。

他从车上下来,摘了墨镜对李懂说:“你下来。”

李懂说:“干嘛?”

顾顺说:“你下来,哥给你个护身符。”

李懂将信将疑地从梯子上下来。

还没站稳,就被顾顺一把揽住了后颈,猛地往前一带。

一个响亮的吻,啵叽落在李懂湿漉漉的脑门上。

顾顺亲完了,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懂:“诺,哥给你的护身符。”

他说:“保你健康平安一生幸福心想事成。”

顾顺说完了,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进了屋。

李懂愣了一下,抬手摸了摸刚被亲过的地方。

又笑了出来。

6

李懂生日那天,顾顺要招待村子里的朋友们吃饭。

小男孩达肯和他的女朋友瓦丽莎是第一个到的。

他们来的时候,顾顺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

达肯和瓦丽莎没吃过中餐,趴在窗口上好奇地张望。

顾顺见有人捧场,卖弄一样地卖力颠起勺来。

李懂在旁边催他:“好了!别弄了都碎了!”

顾顺没理他,拔开酒瓶子往锅里添了一点。

火焰像变魔术一样从锅里窜出几尺高来。

小男孩儿和小女孩被吓了一跳,继而热烈的鼓起掌来。

顾顺洋洋得意地回头看李懂:“要再来一下吗?”

李懂哭笑不得:“不要了,不要了。”

傍晚时分,客人们陆续都到了。

阿伯尔汗带着瓶从卡萨布兰卡买来的红酒当礼物。

酒桌上大家碰过了杯。

阿伯尔汗对李懂说:“懂,你知道吗,我在卡萨布兰卡有个表妹。”

这话听来耳熟,李懂点点头:“哦,我知道。”

阿伯尔汗说:“她很漂亮,也很聪明,所以我想问你……”

他话没说完,顾顺从身后横插一杠,一手举着自己的酒杯,一手握着李懂捏着酒杯的手,和阿伯尔汗碰了个杯。

他们三人喝光了杯里的酒。

阿伯尔汗问:“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干杯?”

顾顺说:“上次给你吃的是喜糖,这次跟你喝的是喜酒。”

阿伯尔汗没弄懂什么意思。

李懂说:“对不起阿伯尔汗,我和顾一样。”

他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已经结婚了。”

7

小男孩达肯早上刚刚起床。

就听到李懂在院子里喊他。

他打开门,看到李懂背着双肩包,牵着羊站在院子里。

李懂说:“达肯,能帮我照顾几天我的羊吗?”

达肯说:“当然。”

他看到顾顺坐在门外的车里。

达肯说:“你们要出门吗?”

李懂说:“对。”

达肯问:“去哪里?”

李懂说:“去见见老朋友。”

达肯问:“所以你们要去卡萨布兰卡?还是马拉喀什?”

李懂说:“都不是。”

顾顺和李懂开着车一直往西走。

路过市场的时候会停下来添置一点水果和食物。

在大清真寺门口像游客一样拍了到此一游的纪念照片。

沙漠里有不会说法语也不会说英语的小女孩在卖手工艺品。

李懂下了车,连比带划了半天,最后还是空手而归。

快到海边的时候,加油站里有当地人来给他们推销海螺。

到了深夜,他们终于把车停在了临海的一处山崖上。

李懂打开天窗。

顾顺放平椅背。

他们躺在车里,听着海浪声看星星。

就好像坐在船上一样。

到天微微亮的时候。

顾顺和李懂下了车,坐在车盖上眺望远方。

远处海天一线的罅隙里,缓缓地开过一艘军舰。

顾顺问:“是那艘吧?”

李懂说:“嗯。”

顾顺说:“这么远,你确定那是临沂号?”

李懂看着远处的军舰,一动不动:“我知道,那肯定是临沂号。”

海风从脚下吹来。

远处军舰的甲板上,隐约飘着翻红色的旗帜。

李懂和顾顺看了一会,一起从车盖上跳下来。

他们低头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又不约而同地抬起手,朝着天边的军舰,遥遥的敬了个军礼。

军舰沉默的从他们面前驶过。

像检阅他们的将军,缓缓地消失在海平面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都大亮了。

顾顺和李懂坐在车盖上发呆。

李懂看了眼顾顺,用肩膀撞了撞他:“想什么呢?”

顾顺说:“想回去了。”

李懂说:“回哪儿?回临沂号啊?”

顾顺一听就笑了:“咱俩都退伍了,想回去也得看舰长要不要啊。”

李懂说:“那你想回哪儿去啊?”

顾顺看着他的脸,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

他从车盖上跳下来,钻进了驾驶席。

车子发动了,见李懂还坐在车头不动。

顾顺把头探出来:“懂,走了。”

李懂上了车:“你到底想回哪儿去啊?”

顾顺笑了一下:“回哪儿?”

他探身过来,给李懂系上安全带。

“回撒哈拉。”

他说。

“回咱家。”


【完】。




评论

热度(3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