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红海行动·咕咚」「绝地电竞圈」你猜我喜不喜欢你07

痴迷游戏之后 发现更痴迷电竞里的顺懂😂

之幸:

《你猜我喜不喜欢你》
·没消失,我回来了
·一章大部分都是比赛
·cp咕咚
﹉﹉﹉﹉
07
第一局开始。
李懂虽然愤怒,但显然比赛场上不应该有愤怒这种情绪,他皱紧了眉头,想让自己的注意力再集中一点:“跳哪?”
“这儿。”顾顺标了个点,说。
发电厂,物资很丰厚,跳的人也会很多,李懂在心里想,看来顾顺也没有表面上那么淡定,也憋着气呢,“好。”
发电厂跳了大概十队,顾顺随便搜了些物资,没有真的正面刚枪,只是杀了两三个撞上的人,等到刷了圈就招呼着李懂一起走:“开车,咱们卡着毒边收一波快递。”
穷吃鸡富快递,比赛的规则是按人头和排名综合加分的,在开场没必要浪费很多时间去杀人。
现在的毒圈还很大,顾顺开车,李懂就负责来来回回地架镜观察,刚到毒边的小城的时候,就听到上城区传来的枪声。
“UMP的声。”李懂刚说完,游戏右上角就显示了击杀。
「TSD-Blue使用UMP9杀死了SAA-Fun」
“操。”顾顺低低的在频道里骂。
TSD,给他们队长和副队下药的那个傻逼队。
“送上门了,”顾顺快速的下指令,“找视野,架枪,我狙他。”
顾顺在发电厂没搜到狙,只有一把喷子和SCAR,他把四倍镜安到SCAR上,开了镜向对面的小楼里瞄。
他们来时的车声一定让对方听到了,但对方不敢确定来了几个人,可能是一个,也可能是两个。
李懂翻过围墙,静步绕着二层小楼转了一圈:“听到脚步了,一楼就有一个,二楼……”
“看到他了,二楼窗户。”
“好。”
没有任何指挥和暗示,李懂直接冲进了房子,向自己听到的方位一阵腰射,几乎同时,另一阵枪声和很明显的98K声音也传来。
两条击杀同时蹦了出来。
「JLG-Dong使用M416杀死了TSD-Blue」
「JLG-Precise使用SCAR-L杀死了TSD-Soga」
“怎么样?”李懂悄悄吐了口气,问。
顾顺愉快的笑了两声:“没事,二级头打烂了。”
火药味开始弥漫。



第一局结束,JLG第三,18个人头,TSD差他们80分。
第二局,TSD的针对性开始展现出来。他们和JLG都是争夺冠军的强队,但现在,他们有两队,JLG只有一队。
李懂和顾顺遇到了麻烦,天谴圈不说,TSD就像盯上了他们一样,对枪对不过,居然拉着手雷要玩同归于尽。
李懂被炸死了。
“操!”
顾顺感觉自己一天已经听了李懂大概一辈子都不说完的脏话,他也同样烦躁,但竞技体育,冠军是要堂堂正正拿来的。他压着一股火,舌尖抵了抵上颌:“懂儿,OB我,还没结束呢。”
李懂一只手把着自己的眉骨,另一只手使劲压着跳动的太阳穴,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好。”
顾顺成功的苟到了决赛圈,混了个第四名,但他俩的人头只有15个。
TSD这把第二,但人头拿的多,一跃到了第一。


50分的差距,对于正常五局比赛并不算多,李懂平静了下心情,开了第三局。
他们跳了机场。
机场相较于发电厂,是个更刚的地方。李懂眼睛死死盯着屏幕,快速跳伞、落地。
作为突击位,他曾经反反复复无数次练过跳机场的动作,一秒不能多,他需要最快的落地,最快的捡枪,最快的清理周围,给顾顺更安全的条件。
李懂简单扫了一眼,开口说:“我头顶上至少四队,整个机场十五队左右。”
捡枪、上子弹、换全自动……李懂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快过,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赢。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他们一共收了16个人头,带着满配的装备和充足的药。
“别急,”顾顺说,“还没碰到TSD。”
别急,这两个字像是某种心理暗示,他和顾顺打配合以后,顾顺就经常对他说这句话。沉沉的嗓音响在耳机里,好像还能听到一点呼吸的声音,这就是比赛时的顾顺,李懂想,强大而令人安心。
当第一的画面显示出来的时候,李懂还没反应过来,决赛圈的厮杀和混战的声音还回响在脑海里,直到顾顺把他叫醒,“吃鸡了,懂儿,很棒。”
第三局,JLG用从头到尾的强势拿下了第一,同时甩了第二的TSD140分。
镜头扫过下方的观众席,在举着中国国旗的一个胖胖的男人面前定格。
在他身后,许许多多的灯牌、横幅亮着,写满了“JLG”和汉字的“蛟龙!勇者无畏,强者无敌!”
那些年轻的男男女女们,一侧脸上印着国旗,一侧脸上印着JLG,红色和黑色的应援色在场馆里耀眼无比。那个举着国旗的男人看见了镜头的定格,他抖着手里的国旗,大声的喊:“勇者无畏,强者无敌!”
汉语响彻了整个场馆,他们在疯狂的呐喊、哭泣,掌声和欢呼声也同时在四面八方响起。那些其他国家、其他战队的粉丝,也毫不吝啬的向强者和热爱的电竞献上他们的鼓励。
这就是电子竞技的魅力,毫不输于任何其他的竞技比赛。
国内的每一个转播平台都见证了这一幕,弹幕上只剩一句话:
勇者无畏,强者无敌。


李懂听不见场下为他们疯狂呐喊的声音,他沉浸于刚才高强度的比赛里,额上也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顾顺伸了手过来,不由分说地抓过李懂的手,分开他的指节,一下一下的按着:“下一把,稳点。”
李懂感受着指腹和手掌上传来的另一个人的温度,紧绷的心渐渐松下来,他偏头看向顾顺,结果顾顺也在看他,李懂感觉一种奇妙的想法正从心底升起来。
这个人,是他温柔的顾顺。
李懂点头:“好。”


分数上了第一,并且和第二的分差并没有大到一定程度,他们只能选择苟住,只要保住名次,进了决赛圈,人头即使少一点,第一也还会是他们的。
但TSD显然不给他们机会。
第四局结束,JLG打掉了TSD一队,TSD二队在决赛圈拽着JLG成功同归于尽。
最后的排名第五,JLG和TSD都因为这一把而掉下了第一第二,而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另一支韩国队GET则上到了第一。


第五局将是最激烈的一局,顾顺直接指挥着跳了P城。
P城同样是个大城,他们在边缘一路向上摸,到了城中心又遇到了TSD。
“冤家路窄。”李懂咬着牙说。
顾顺短促的笑了一声:“不,这是送上门了。”
论刚枪,顾拽拽显然从来没怕过谁。
TSD一队被他们舔了一波富,顾顺开着车还捡了个空投。
空投箱里是一把AWM和黄色的吉利服。
李懂拿了吉利服,顾顺扔了SKS换上了AWM。
“TSD是他妈的福娃转世吧,谢谢他们,”顾顺拿了AWM,心里轻松很多,垃圾话了几句又忍不住补充,“别急,先进圈。”
李懂被他逗得一乐:“……嗯。”
隔了半天才又听到顾顺低低的“啧”了一声,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李懂实在憋不住:“没事,挺放松心情的。”


他们在决赛圈前就遇到了TSD二队,在对面的山上,枪声和击杀同时出现。
李懂开了镜:“反斜坡后面,SW。”
顾顺也开着镜观察,距离有点远……他停了一秒然后下了指令:“懂儿,开那辆车,你再往前压压,去前面厕所狙他们,我换个视角去偷背后。”
挺冒险的,但很值得,李懂毫不犹豫的开车窜了出去。
TSD的反应速度很快,李懂只能尽力开着车走位,另一面只能希望运气再好点,顾顺再快点。
对方换狙了的时候,顾顺突然大声叫了一句:“李懂!”
之前TSD一直拿步枪在扫车,但现在……
李懂被打了半管血,但已经很接近前面的厕所了,他破天荒的从顾顺的语气里听见了着急、担忧、害怕等等情绪,李懂心里笑了笑,应了句:“没事。”
两个字,尾音带着上翘,气定神闲又自信满满。
换了狙,架上高倍镜,李懂简单判断了一下弹道下坠和距离,就直接开了枪。
一枪击倒,两枪补死,同时顾顺也一个甩狙干掉了另一个人。
完美的配合和技术。
顾顺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操!真jb秀!”


两局吃鸡。
李懂盯着屏幕瞅了好几秒。
这是……赢了?是赢了吧,是第一吧?
他的耳机被顾顺摘下来,他才听到周围的声音——是一句比一句更响的“JLG”。
顾顺站在他面前,自己的队服脱了下来,露出了徐宏的。他推开电竞椅抱住了顾顺。
鼻端是那个人身上的味道,有沐浴露味和淡淡的烟味,还有一些说不清的香味,混在一起,是令他安心的味道。
他越过顾顺的肩膀看见了大屏幕,JLG的名字就在那个榜单的最上方,前面是一个金色奖杯的标志。
李懂鼻子突然一酸,眼前的世界就模糊了,他轻轻吸了两下鼻子,哑着声音低低笑着:“我们是冠军。”
这不是他在JLG得的第一个冠军,但是他付出最大努力去拼来的一个冠军。
电音响彻在整个场馆里,灯光特效五颜六色的很绚烂,顾顺站在他身后,单肩披着自己的队服,伸出手臂从后搂住了他,然后把着他的手,一起举起了那个奖杯。
场下举着国旗的男人一遍一遍的喊着:“我们是冠军!我们是冠军!”,身后是那个人强劲有力的心跳,他想起了那天顾顺在直播的时候唱的歌。
熙熙攘攘人群,和身边的你。
顾顺从身侧凑过来脑袋,带了一股蛊惑人心神的风,李懂闻到了甜甜的糖味,他控制不住的咧开嘴角,眯上眼睛轻轻重复道:“冠军。”
顾顺侧过头,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是我的冠军。”


低低的声音,没了平日里那些漫不经意和张扬随意,李懂感觉到他耳朵上的钻石若即若离的戳着自己的脸。
我更喜欢你了,怎么办?
tbc.
﹉﹉﹉﹉
来了来了,最近天天睡四个小时,成了拖更怪T^T,预计还有一章吧,争取这周完结,你们不会忘了这篇文吧哈哈哈
以后更新随缘掉落,这个完结以后会写几个短篇,大纲都写好了,不会弃坑的,但更新频率没法保障了。
然后关于里面一些知识的解释就……不解释了吧,应该不影响。
最后,看文愉快,下次更新见~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