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红海行动/顾顺x李懂】锋芒 番外(二) 贴吧体 如果这不是爱情

他们就像两棵比肩而立的白桦树啊

枪林弹雨 炮火硝烟都依然挺得笔直

闲言碎语和环境的打压 又怎么会让两个同样强大且情深的灵魂不再惺惺相惜 互相扶持呢

他们的关系已经无法被简单的界定到底是什么了

因为那是一种经历过生死考验后的信任与默契

也是被生活打磨之后依然纯粹的初心

时见:

*非典型贴吧体
*锋芒番外,前文请点主页
*李懂家远房亲戚视角





【树洞】如果这不是爱情


只看楼主




1L 楼主 于20:32:49



在吧里蹲了好久了,一直都挺愉快的。最近看到吧里吵得热火朝天,有人就是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不正常,是有病。其实看到这样的言论我是觉得挺辛酸的,我想讲一个故事,如果你对这种爱情有成见,也希望你能耐心看完。



先说一句,楼主性别男,爱好女,深刻研习马克思主义,大好青年一个,不是腐女,不用刷,谢谢。










41L 楼主 于20:55:49



我天你们刷得好快……回复一下12L的朋友,我用的是刚刚申请的新号,连这个吧都没关注,所以也没有骗关注炒热度,先请您看下去再说吧。再回复一下27L和33L,我,真是,直男,纯的:)



好的,那么楼主就开始讲了,我身边的一件真事。









楼主家境普通,大概也就中产阶级水平。但是楼主一直觉得自己注定是个干大事的人,梦想就是非常低俗的发家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于是,大学一毕业我就拉着几个朋友一起贷款搞创业去了。



但是楼主创业那会儿,刚好遇上行业井喷,公司黄了,几个朋友撤得飞快,丢了一堆债务和一个烂摊子给我。前面也说了,我们家是中产阶级普通家庭,虽然亲戚是不少,但是大家都是生活刚好处于小康以上的水平,我和我爸妈是到处借钱,就是凑不够。什么网络贷款那种大坑又根本不敢去接触,银行贷款又一直没有批下来,真的是害怕利滚利搞得生活凋敝。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有一个远方亲戚,是我表爷爷,我还没有去问过他。



我这个表爷爷以前是个当兵的,海军。海军不是常年在海上漂吗?据说国家会给不少补贴,而且军衔到了不是会分房子吗,不买房的话我估计他可能还是有一些余钱的,所以我就真的跑去问了,我表爷爷也挺快答应了,一解楼主的燃眉之急。他还问我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我说打算搞一下网店和实体结合吧,他说他可以帮我垫钱,问我介不介意到他家去搞工作,顺便有时间就照看他一下。



楼主当然是欣然接受啊,我随口问了一句,表爷爷您儿子女儿是工作在外地吗?他说他没有儿子女儿。当时我也没多想,有这种包吃包住还给借钱的好事我还能不去?反正就是迅速收拾行李拎包就跑我表爷爷家去了。



反正楼主我是没有想到,表爷爷给我开门,然后给我介绍屋里的另一个老爷子,说,那是他的战友,也是他的伴侣,姓顾,怎么叫随我。



当时楼主就很懵逼,迷迷糊糊叫了一声顾爷爷好。那个老爷子明明看着挺正气的,结果说话特别损,他喊我发音标准一点,他不叫姑爷爷。



我当时真的是非常懵逼,不排除是那个顾老头的挑衅发言的推助,但是最主要的最可怕的是我表爷爷说的话。



他说,那是他的,伴侣???我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或者是我表爷爷年纪大了搞不清楚伴侣这个词的意思。



然而顾老爷子再次打消我欺骗自己的念头,他说,你就叫我顾爷爷就行,发音标准一点。然后他伸手指我表爷爷,说,他是你顾奶奶,你要愿意叫他姑奶奶我也没意见。反正我表爷爷就满脸那种无奈混着嫌弃的表情盯着他,然后声音严肃地喊他好好说话。



各位可以想象一下那个画面。两位老人,男性,附上我刚刚写的那种对待恋人的表情,非常认真专注地看着对方,把我一个还拎着包没放的年轻人就跟晒地瓜干一样扔在门口,持续深情对望,而且他们俩腰杆挺直,军人气场全开,搞得我都不好意思驼背……是不是很迷?反正楼主一纯直男是感觉很迷了,我当时是真后悔怎么没问清楚再来,搞得我现在这么尴尬。



但是人家毕竟雪中送炭,所以我还是留下来了。毕竟这么好的事儿哪找去啊?不就是俩老头子是一对吗?又不是他们和我是一对,于是我就坚定了留下来的决心。



当时我还特别猥琐地思考他们俩老头的相处方式甚至于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现在想起来,真的想打死自己。



回忆过去心情过于复杂,楼主先去喝口水再来更。












137L 楼主 于21:26:29



楼主是在严肃地讲一个严肃的故事,你们那些先哈为敬的别笑了好吗……



回复一下100L,恭喜强迫症抢到整数。还有那些留言楼上楼下你媳妇或者儿子的,指路隔壁相亲和认亲帖,这里只是一个树洞。



好,那我就接着讲了,楼主的同居日常。











楼主在表爷爷家留了下来,开始了和两个老头子的同居生活。别以为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波澜壮阔或者八卦,其实真的真的非常平淡。



我表爷爷,就叫他李吧。顾和李都起得很早,每天六点过准时起床叠被子。据说他们平时在陆上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是这个点起来,然后负重个几十斤跑个几十公里。但是现在他们现在人毕竟年纪大了,也跑不动,就在屋里开着早间新闻一起打太极。拜两位老爷子所赐,我和他们一起六点起零点睡,生活规律得不像个当代年轻人。



顺便一提,顾老头还强行教我叠豆腐块,说什么要蚊子飞上去打滑,苍蝇踩上去劈叉。关键是我盖的是羽绒被啊!是软的!豆腐也只能是个软豆腐啊!



好的,回归正题。他们打太极看新闻,我就出去买菜。没错,是买菜,不是买早餐。早晚两餐基本都是我表爷爷来做,他喜欢做菜,而且手艺很不错,没事还研究一点新的菜色,反正我和顾老头大多数时候都觉得很有口福。至于为什么是大多数时候,这也是一把辛酸泪。



楼主表爷爷的眼睛在当兵的时候受过伤,年纪大了之后好像眼部神经被什么压迫到了,很多时候看东西看不清楚。所以有些时候,他会把酱油和醋搞混,会把糖当盐往锅里加,甚至于有一次,他和顾老头拿面包面粉包饺子!你们见过那种膨胀到鼓爆的饺子吗???吃的时候我是绝望的。



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我表爷爷又把糖当盐加锅里了,顾老头还夸他有创造性,关键是这菜是炒腊肉啊……腊肉啊!!!加糖!!!各位可以了解一下,尝试之后,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种谜之泪流。



反正那以后,顾把家里的白砂糖都扔了,换成了冰糖,之后就没出过这种糗事了。我表爷爷也挺高兴的。



继续说日常。吃完早饭,顾就给李念当天的报纸,有些时候他们会聊一点时政,但大多数时候是一个就慢悠悠地念,另一个就安安静静地听。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去阳台浇浇花,喂喂鸟。噢,他们家鸟不是什么花花绿绿的鹦鹉,是一堆鸽子,白鸽。估计那是军人的一点小执念吧,毕竟和平鸽。



午饭一般是我来做,就煮面煮抄手什么的,比较普通。下午他们有的时候就呆在屋里看新闻,天气好的话他们就把鸽子全部放出去,然后两个人一起出门溜达。我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一去就大半天。反正回来他们就直接吃晚饭,吃完饭就聊天。顾会给李念点儿东西,有时候是笑话,有时候是文章,有时候是诗。



有一首诗我印象特别深刻,就三个字:“生活,网。”那天晚上顾老头念完这个诗,他们两位沉默了很久,什么话也没说。



大概是那个时候,我就猜出来,他们俩在一起可能很艰难。后来当我真正了解到他们之间的一点皮毛的时候,我才知道这首诗为什么让他们沉默。



楼主去整理一下思路,暂弧。











249L 楼主 于21:53:37



抱歉回复太多了暂时看不完,楼主先把帖子更了再慢慢来看。另外,如果你不信这是真的,你可以把这当成一个故事看,但是即使这只是个故事,也希望你能尊重他们。



楼主现在来说一下我记忆最深刻的事儿吧。









前面也说了,本人纯直男一个,对于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事其实是很硌应的。虽然和他们一起朝夕相处了好几个月,也习惯了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方式,有些时候还会觉得挺温暖的,然而这并不能改变我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很奇怪的事实,特别是主人公之一还是我家远房亲戚。



直到某一天,我改变了这种看法。



楼主一向负责买菜和吃,打扫卫生也是我的活,除此之外我就是在按计划继续搞我的电商事业了。那天中午吃完饭了之后,我随便搞了一下清洁,然后就出门买菜。



我一般是去几条街以外的菜市场买菜的,但是那天我突然发现,小区旁边有一家便民服务点在卖蔬菜,我也就懒得走那么远,直接随便买了点东西就回去了。



然后我开门,看到顾老头在亲我表爷爷。



那个画面怎么描述呢……反正那天下午光线挺好的,屋子里头特别亮堂,窗户外面鸽子在啄那些花花草草。两个老年人的手上都是松弛的皮肉,上面都是老年斑而且沟壑纵横,他们俩的手就很随意地靠在一起,没有握着也没有什么十指相扣,仅仅就只是靠在一起。顾把嘴唇凑到我表爷爷的右眼睛上碰了一下,两个人脸上都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但是我就是觉得他们在笑。



很矛盾,很不适合两个老年人,尤其是这还是两个老头子的行为,但我觉得这美好过电视剧电影里波澜壮阔的情情爱爱。



大家也知道,现代社会的感情都太过于浮躁了,结婚快离婚更快,很多人都是随便找一个人互相饲养而已,还有不少人不结婚也不固定,就是游戏花丛。但是我在一对老头子身上看到那种很少见的,真挚的感情。



就是这么一个画面让我知道,他们深爱对方。



我当时一直站在门口,也没有走进屋里,人看见太过于美好的事物总是不愿意去破坏。但是顾老头就和背后长了眼睛一样,问我站在门口干嘛。我走过去,他就问我看什么看是不是找不到女朋友,然后我表爷爷喊他别老挑事。



两个人姿态和语调都特别自然,完全没有被我一个外人看到他们亲密举动的尴尬与忙乱,他们亲密得理所当然,表现得理所当然,而我居然也觉得那理所当然。



他们还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我表爷爷话不多,基本是顾老头说得多一些。后来顾老头突然说想吃蛋羹,我表爷爷就去厨房拿鸡蛋,我记得特别清楚,窗户外面的栏杆上边,放出去玩的鸽子都飞回来了。



蛋羹也有我的份,很好吃。



那天下午,真的都挺好的。












311L 楼主 于22:22:45


回复298L,楼主的确立了一个flag,您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为什么我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故事了。



楼主继续。










后来大概也就是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了一两个月,我表爷爷的眼睛突然看不见了。



不是看不清楚,是失明,完全两眼一抹黑的那种。但是顾发现我表爷爷能感受到轻微的光,然后每天,他就搬两把椅子放在阳台上,和我表爷爷在那里坐一天。他和以前一样地念报纸,讲笑话,念诗。但是那一段时间,他反反复复只念一首诗,每天都念,我都能背下来了。



他念的是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顾爷爷,他念这首诗念了一个多月,也只念了一个多月。



一个多月以后的某一个早晨,我六点起床,我发现顾爷爷和我表爷爷一直没有起床,我以为他们想多休息一下,但是9点过他们俩都没出来。我就敲门,没人应。我当时真的特别害怕,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我看到我表爷爷躺在床上,顾爷爷坐在床边,他拉着我表爷爷的手,和我说,联系殡仪馆,不用一条龙服务,只要骨灰盒就可以了。



我听明白了,表爷爷去世了。



我问是什么时候的事,顾爷爷特别平静地说是今天凌晨,我表爷爷走的时候,他一直抱着他,牵着他的手。



我们处理了表爷爷的后事,然后顾爷爷就抱着骨灰盒回家,我想帮他拿着,因为盒子还是挺沉的,他好像没听见一样。



那一天我表爷爷去世,我全家只有我一个知道,因为我们家人对此讳莫如深。那一天顾爷爷告诉了我他们的故事,因为他说人都要没了,总是想还能有人记住。



所以我说这个故事严肃,因为它关于铭记,关于爱情,关于责任,关于生命。



接下来我所写到的一切,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记住,我觉得他们都会很高兴。













386L 楼主 于23:02:56


谢谢你们愿意看我表爷爷和顾爷爷的故事,也谢谢帮我抵制恶言恶语的你们,那些贬损两位老人的话我都给删了,人家保家卫国的时候有些人怕是还在东北玩泥巴。


楼主开始码字了,可能会比较混乱,各位见谅。










顾爷爷和我表爷爷都是军人,而且是海军陆战队的特种兵。特种部队很多任务都是要签保密协议的,所以他们和我朝夕相处的好几个月里,口风都特别紧,几乎是什么关于部队的东西都没有在我面前聊过。但是顾爷爷想让我知道他们的事,所以还是讲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顾爷爷年轻的时候是个特别厉害的狙击手,差不多能算是舰上的王牌狙击手了,我表爷爷那时候是个观察员,负责给狙击手侦查敌情提供掩护和保护。但是一开始他们俩没有什么交集,顾在各个小队里调来调去当外援,我表爷爷,就叫他李吧,李有他自己的狙击手。



后来,某一次追击海盗的任务里面,李的狙击手受了重伤,脊柱神经直接被打穿了,当时他们又有紧急任务,顾就被调到李的队里。结果那次任务非常凶险,为了救人质,他们队伍里两人成了烈士,其余人几乎都是浑身的伤。就是那一次任务让他们认识了对方,也认可了对方。之后就是顺理成章地表白,在一起。



我问顾爷爷那个任务有多长,我以为至少得是一两个月吧,爱上一个人多不容易的事啊,他说,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



一场电影,一顿饭,一个稍微睡过了头的午觉,就这么短的时间,他说他爱上一个人。



他说他在自己要死不活的时候,视线里那么多东西,只看见一个人。



他和我说了我表爷爷的很多很多,他说我表爷爷只用一枪就击毙了挟持他们队友的恐怖分子,他说我表爷爷在纸条上写副队早点休息还画了一个笑脸,他说我表爷爷人又干净又纯粹,心里仁慈又静肃,平时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但是善良又脆弱,同时坚定而强大。



我没有打断他,我等着顾爷爷说完,然后问他,你确定你真的因为和一个人在三个小时里经历了生死你就爱上他吗?会不会是感动震撼一类什么别的?



他说他怀疑过,但是后来他发现不是,他说你看你表爷爷有我刚刚说的那么多优点,他那么好我怎么会不喜欢他。



我依然存疑,因为每个人都有优点。顾爷爷就笑了。




他说那些优点是说给我听的,他就是爱他,没有什么能够列举的理由。










顾爷爷给我看了一些他们两个人的照片。



他曾经去参加过国外的狙击手训练,生不如死地在地狱里溜了一圈,回国的时候李给了他一个拥抱,他才觉得回到了人间。他们一起去特种兵的赛事,为国家和中国军人挣得荣誉。他们在退役以后,在中国到处旅游,他们去云南的禅达,看怒江对面的南天门和当年中国远征军的纪念碑。还有南京的大屠杀博物馆等等,他们以军人的步伐和姿态去踏遍中国的大好河山,去看这个国家在苦难里竖起的脊梁。



他还说,其实后来,他和李出门溜达,去的基本都是烈士陵园,可能满地都是衣冠冢,但是周围花香鸟语,有很多人,他们就在花园一样的烈士陵园里转悠,能看到奔跑着的孩子,杵着拐杖的老人。



我听他讲那些事,开头波澜壮阔,后面渐驱平淡,但是就是感觉很温暖。












我想起我的家人。我给爸妈打电话,问他们还记不记得我的表爷爷,他们说当然记得啊,特别丢人的那个,我当时就沉默了,也没有告诉他们我现在就住在表爷爷和他的伴侣的家里。我们中产阶级普通家庭对这些事的接受度一直不高,所以我表爷爷当年肯定受到了很多阻碍。



我问顾,他父母有没有同意他们俩在一起的事。他说没有。



顾爷爷他们家是军人家庭,一大家子都和军营有扯不开的联系,这种联系甚至于可以上溯到抗战那会儿。顾和李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父亲是军长,但是顾没在军营里提过,他觉得做事应该靠自己而不是拼爹。



他们在一起的事传到他父亲耳朵里的时候顾正打算和家里出柜。他父亲知道这件事以后就只是找他谈话,没有威压没有破口大骂,就是告诉他,不要再疯下去了,他们是军人,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顾说他经过深思熟虑了,然后他父亲就再也没和他提过这件事。



他父亲直接就开始动手。



军衔一般是两年升一级,如果有立功的话可能会升得更快,但是他们接下来在部队的那么多年,李的衔一直被压着没怎么长,顾的衔简直算是火箭式上升。



顾说他爸摸清了他们两个人的性格,李以前不够自信,他就压着他不给他成长的机会。而他又是一个很傲气的人,他父亲就打折他的骄傲,让他被靠关系的风言风语包围。除此之外,衔不一样,接触到的军中事务也不一样,眼界也就差得更远,他父亲想让李和他产生距离感,让隔阂来撕裂他们之间的联系。



他说,那算什么,还不是没把我们拆开。



他说其实李经历了更多不那么愉快的家庭矛盾,他的父母在闹,他家里的人阴阳怪气地在他面前说小话,李就一点一点地去软化他的父母,那花了很长时间,到最后他的父母都是模棱两可的态度,到最后他们都没有收到双方家庭的祝福。



但是他们一直在一起。










后来大概又过了一两个月,顾爷爷也走了。他的身体在我表爷爷走了以后一下子就塌了。



我按照他的遗愿,也把他的骨灰盒抱回去。我想去找南海的渔民,问问他们能不能把两个人的骨灰洒在海里,但是好巧不巧正赶上休渔期。



所以我把他们两个人的骨灰混在一起,拿着我表爷爷的军官证和我们家户口本去找了有关部门,以亲戚的身份请求他们了我表爷爷回归大海的夙愿。那是他作为海军最想回到的地方。



他们同意了。



顾爷爷和我表爷爷是一起进入大海的,我觉得顾爷爷不会怪我把他的骨灰倒进我表爷爷的骨灰盒,他们留下的那些无机质迟早要在中国的领海里融为一体。



这也算是永远在一起了吧。










我的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很混乱,没有什么主旨,因为保密协议所以很多事我也知道得不清楚。但是我和他们相处的那几个月里,我看到的点点滴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他们延续军人的习惯,爱他们脚下的土地,也爱对方不那么伟岸的身躯。他们一起经历过波澜壮阔以及后来的平淡无奇,但是始终在一起。



诗经里写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大概就是这样吧。



如果这不是爱情,那这是什么?



很多事不要一棒子打死,男女之间有的,他们之间也有,这仅仅只是两个性别相同的人相爱,这不奇怪,也没有对错。



所以,希望看到这里的你们,能尊重他们,也尊重和他们一样的人。



大概就这样吧,谢谢你们。






——————


四刷完成,该哭的地方还得哭。


这是一篇非常规的贴吧体,我不止想写他们的故事,还有他们的一生。当然,文力不足无法驾驭,但是已经尽我所能。


锋芒到这里就彻底完结了,从他们相遇,到他们永远在一起。


很理想主义,但是我希望现实里能有温暖。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