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顺懂】让他靠岸

不晚啊一点也不晚❤️最后抓住了就好

五月梅花:

1


 


李懂退伍那天,是顾顺来接的他。


 


黑色的汽车,深色西裤靠在车门边,一副偶像剧男一号的姿势,李懂在心里啧了一声,还是递了行李上车。


 


李懂年纪小,早年里送队长副队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轮到自己了,反倒镇定不少。


 


顾顺把车直接开到了饭店说:“他们都到了,就差你一个了。”


 


车停下以后,李懂问:“几个人?”


 


“八个人。”


 


李懂心想,哦,那罗星没来。


 


罗星比他们都早几年退伍,后来那几年复建的不错,也能跟着一群老战友出门爬爬山喝喝茶。


 


前几年听杨锐说罗星有了孩子,出来聚会的次数就少了,最近估计忙着操心孩子上幼儿园的事了。


 


李懂心想着哪天得去看看自己的半个小侄子,嘴巴倒是比脑袋快了半步:“回头,一块儿去看看罗星吧。”


 


顾顺锁了车门看他,笑起来说:“好嘞。”


 


 


 


2


 


李懂刚认识顾顺那会,还是二十出头的时候。


 


对方拽的二五八万似的态度让他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个子挺高,技术很强,有着三五副墨镜,就是性格不怎么样的狙击手。


 


李懂那个时候剃了个小平头,剃头师傅说这叫圆寸,他摸了摸脑袋不吭声,内心扫过一串问号,平头怎么还有了新名词。


 


回了队里,杨锐就爱摸他脑袋,一口一个“手感真好”。


 


那会顾顺总是偷偷笑,他不上手摸,却总在杨锐身后笑。


 


李懂一抬头,就看到他笑得一脸灿烂,到底都是年轻人,小虎牙在阳光里灼灼夺目。


 


顾顺一笑,李懂不知怎么的,就也跟着笑起来,傻里傻气的。


 


 


 


3


 


顾顺来蛟龙的第三年里,交了个女朋友。


 


是家里相亲认识的,姑娘黑长的直发落在后腰上,李懂见过一次。


 


队里放了假,时间不长,大家都没打算回去,姑娘带了一大袋零食来找顾顺,李懂分到一袋浪味仙。


 


杨锐对姑娘异常满意,拍着顾顺的肩就让他不要辜负了女孩,顾顺站在那里不说话,一边点头一边就往李懂这里看过来。


 


李懂心想,队长说你呢,看我干嘛。


 


夜里姑娘走了,顾顺抱着两大袋零食窜进李懂宿舍:“哥给你留的。”


 


顾顺一脸求表扬的神情看着李懂,像极了隔壁连的警犬。


 


李懂看着一桌子的零食不置可否。


 


据说后来两个人分手是因为顾顺给人姑娘发信息说:以后别拿薯片了,李懂不爱吃,带点水果来吧。


 


徐宏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一桌子人都嘲笑顾顺直男癌爆表,只有李懂默默觉得顾顺智障,多好一姑娘啊,再说了,谁说我不爱吃薯片的。


 


后来顾顺又有过两个女朋友,家里人好不容易托了朋友介绍,结果,要么不了了之,要么就是暴风分手。


 


李懂找顾顺语重心长地聊了一次。


 


对方一脸严肃的问他:“懂啊,你谈过恋爱吗?”


 


李懂语塞。


 


顾顺又说:“哥心里有数的,没事。”


 


李懂心想,你心里有数,怎么落得这个下场?


 


徐宏说:“顾顺,你要是对女孩子有对李懂一半好,也就不至于长了这么帅一张脸,还一直被女孩子甩了。”


 


说话的时候李懂心无旁骛的拿着望远镜观察远处的动态靶。


 


顾顺问:“我对你们不好吗?”


 


 


 


4


 


有段时间,顾顺一直致力于让李懂喊他哥,逢人就介绍,这是我弟李懂。


 


旁人说:“你们队里感情挺好。”


 


顾顺就会一把搂过李懂的脖子说:“这是自然。”


 


顾顺比李懂高出大半个头,李懂总是挣脱不开他温厚有力臂膀的桎梏,只能任由着对方夹着他的脖子。


 


有几次力道大了,把李懂下巴勒出一块红色,李懂涨红着脸不说话,顾顺松了手问他疼不疼,说话的时候拿着手挑他的下巴,凑近了就吹气。


 


李懂问他干嘛呢,对方也不说话,自顾自吹起,还埋怨他,疼了怎么不说。


 


李懂说:“没事。”


 


然后自己抬手摸了摸顾顺刚才凑近的地方,是温热的一片。


 


 


 


5


 


李懂退伍的接风聚餐吃的热闹。


 


杨锐非要让大家喝酒,顾顺摆摆手说开车,却拗不过队长高他一级的威严。


 


顾顺依旧给李懂夹菜,鱼片他爱吃就多夹两筷子,菠菜他不爱吃就把盘子转到别人面前。


 


庄羽开玩笑说:“嫂子在家享受这样的待遇吗?”


 


顾顺笑笑不说话。


 


李懂就突然没了食欲,鱼片太淡,鸡蛋太生,牛肉咬不动,奶黄包太甜。


 


石头咬了一口奶黄包说:“这个好吃,一点都不甜。”说完给佟莉夹了一个。


 


大概心里苦涩的人,一丝甜,就会浸满一整个心房。


 


李懂觉得太甜了,吃了半个就扔在一旁,顾顺问他是不是不爱吃,他摇摇头说,有点撑。


 


 


 


也不是佛系神仙,李懂这些年来也会苦涩。


 


他是那艘船,却没法漂泊在顾顺的汪洋大海里。


 


总还是苦涩的。


 


那个人塞给他一袋又一袋零食,拉着他在午夜十二点的天台仰望星空。


 


恋爱的时候面脸笑意说“哥哥带你认识认识嫂子”,失恋的时候拽着他喝掉一打啤酒,结果第二天被队长骂得个狗血淋头。


 


生病时候耍无赖让他给他煮鸡蛋面,却又在李懂受伤的时候彻夜不归的照顾。


 


顾顺说“别动”,李懂就真的学会了冷静,然后在对方一句“李懂我相信你”之后,跟着他穿越整个亚丁湾。


 


李懂成长速度惊人,这一大半归功于顾顺,所以他从不怨恨对方。


 


可是苦涩的洪水却依旧来势汹汹的朝着李懂蹦腾而来。


 


 


 


6


 


李懂骨子里是温和的。


 


这个人口齿没有顾顺一般伶俐,在队里的时候和顾顺斗嘴,总会被对方呛的一时语塞,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可他不太会表达自己情感的外表里,他其实是一个温和里带着些许执拗的人。


 


他真正意义上生气也就是最近。


 


接风结束以后,大家又似乎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轨迹里,李懂在一家国有企业里工作,工作了小半年因为公司项目合作遇到了徐宏。


 


两个人约了晚饭,吃饭的时候徐宏说起顾顺又分手了,李懂顿了一下,昂了一下,不说话。


 


徐宏私底下和蛟龙的队员时常联系,这一点李懂打心底里崇拜他。


 


交际这方面的事,李懂向来不太在行,唯一联系的勤的,徐宏是一个,顾顺是一个。


 


周末的时候,徐宏安排着大家一块儿去爬山,杨锐带了一个巨型登山包,李懂目瞪口呆的看着队长从包里掏出气罐,炉子,防风板……对方把工具排得整整齐齐,招呼大家准备食物。


 


佟莉负责摆放熟食,石头在一旁辅助,庄羽拿了一次性碗筷分发,陆琛帮着杨锐烤肉串,顾顺煮咖啡,李懂负责拍照。


 


徐宏悠闲地躺在那里喝口热茶看风景,被陆琛大喊队长偏心。


 


李懂站在顾顺身边看他咕咚咕咚烧水,热气氤氲,他背过身子靠石桌。


 


“你怎么又分手了?”


 


顾顺停了手上的事看李懂,李懂头发长了一些,从背后看起来却依旧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工作太忙,一直顾不上,就被甩了。”


 


李懂突然来了脾气,转身指责:“你这是不负责任。”


 


顾顺不说话,慢悠悠的把滚烫的水倒进咖啡杯里。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耽误不起的。再说了,你伤了女孩子的心,不觉得羞耻吗?”


 


“那我伤了你的心,你痛吗?”


 


顾顺知道的,原来顾顺一直知道。


 


李懂看着他不说话,眼皮发红,手指抓着靠自己最近的纸杯,纸杯被捏的形状扭曲。


 


顾顺叹了口气把纸杯从李懂手里抽走,又塞给他一杯热咖啡,说:“小心烫手,给他们拿过去吧。”


 


李懂拿着杯子转身,才走两步又被顾顺叫住。


 


他转过身来,一个干燥的吻,带着咖啡的香气,充满整个口腔。


 


 


 


7


 


临近年末的时候,公司破天荒给了五天假,时间不长,李懂问顾顺有没有空。


 


顾顺回了信息:懂哥吩咐,我怎么敢没空。


 


懂哥是顾顺最近给李懂的新称呼,人一旦有了软肋,妥协是分分钟的事情。


 


以前顾顺让李懂喊他哥,李懂逆反心思爆棚,不但不喊哥,有时候还喊顾顺一句“傻大个”。


 


现在李懂一个眼神,顾顺就狗腿的喊他一句哥,语调软软糯糯,听的李懂掉了一身鸡皮。


 


后来李懂脸皮薄,不让他喊哥,顾顺反倒来了劲,一口一个懂哥。


 


徐宏好几次翻白眼,发誓再也不参加他们的私人约会,顾顺说:“这是好友聚会。”


 


“那你也喊我一声徐宏哥哥啊。”


 


再后来,徐宏有半年没参加他们的聚会。


 


没想到顾顺不要脸起来,真叫人恶心。


 


 


 


两个人在年末背着包回到他们当年的宿舍楼下,房子有些老旧,新兵住在那里。


 


天台空旷,顾顺找了个台阶坐下,招手示意李懂过来。


 


顾顺说:“好几次,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夜深人静,操场上依旧有人。”


 


说着他指了指操场的位置,那里尘土飞扬。 


 


李懂问:“来做什么?”


 


“不知道,想些事情。”顾顺歪着头说,“就觉得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助于思考吧。”


 


李懂看见有一个新兵在不远的地方被教官训,低着头弓着背的模样像极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你也会有心事?怎么,担心国家安危呢?”他开玩笑的问。


 


“也不全是吧,”顾顺说,“一半一半。”


 


“那另一半是什么?”


 


顾顺想了想说:“你吧。”


 


李懂“啊”了一声,有些惊讶,但顾顺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说:“你还记得以前我交往的第一个女朋友么?被甩的时候,她对我说,如果我能对她有对你一般上心就好了。后来我就想啊,她说的有道理。”


 


李懂低着头不说话。


 


“那次你和我说,多好的姑娘啊,怎么就分手了。当时我觉得挺难过的,想着可能这辈子你也不会喜欢上我。有一次,我就站在那里。”顾顺指了指食堂的位置,“看见你和一个小姑娘在说话,我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开心,本来是想来找你吃饭的……”


 


“所以被我看到以后,你头也不回的跑了?”


 


顾顺低头笑笑,没有回答。


 


“前年过年的时候,为什么来找我?”李懂问。


 


“就是想来看看你。”顾顺说,“你特别可爱,进门的时候,那天雪下的厚,你一脚踩在雪地里就陷进去了,好半天才把脚抬起来。后来临近晚饭的时候,你还给你妈妈一个大红包是不是,你妈妈一直不肯要,你后来说什么了,她才收下的。”


 


李懂心里说不出的滋味,那天大雪纷飞,李懂回到家也不过才下午两天,他不知道顾顺在门外站了多久,他苦涩的说:“我说她要是不收,我明年过年就不回来了。”


 


“我退伍的那天,你就站在门口,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你会跑过来和我拥抱的,你就站在那里,和我10米的样子,我想,也好,这个距离正好。以前,太近了。”


 


李懂想起有一年文艺汇演,顾顺在舞台上唱歌,“她走过唯独她走过,让他停下了脚步”。


 


那时候他心生羡慕,那个能让顾顺停下脚步的人,又降落在大海的那一片浪花里。


 


“如果能早一些……”李懂说,“早一些知道……”


 


“不晚,一点也不晚,李懂。”顾顺说话的时候略带沙哑。


 


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在相爱,可他们却在此刻发现没有比此时此刻更加幸福的瞬间。


 


二十多岁,喜欢一个人,然后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抓住对方,他们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去相遇,去成长,去错过,去怀念,又在故事的中间兜兜转转,贴近彼此。


 


他们曾经经历苦难,上过战场,飞沙走石里也没有失去彼此,那是刻入骨髓的情感,满满载在洁白的船只上,这一次终于停靠在平静的港口里。


 


 


 


---end---

评论

热度(2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