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

【顺懂】蛟龙街爱情故事

笑到疯癫👋👋👋

墙纸:

《红海行动》

顾顺x李懂

全员吐便当

+++

1

临沂市蛟龙一街夜市最近多了个卖东北烤冷面的摊子。

老板是个身高直逼一米九的小伙子。

肩宽腿长,一笑露出俩虎牙,迷倒了一票蛟龙夜市的女食客。

自从东北烤冷面横空出世之后,罗星炒面摊的生意就一落千丈了。

晚上罗星端着保温杯蹲在炒面摊前嗑瓜子。

罗星暑假从X大回家勤工俭学刚下班的表弟李懂从街口路过。

被罗星叫住了:“懂啊?下班了啊?”

李懂说:“啊,星哥。”

罗星说:“吃饭了吗?”

李懂说:“还没呢。”

罗星说:“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呢?你等着,哥给你炒个面!”

他说着,开火倒油打蛋炒肉一气呵成。

李懂说:“不用了哥,我去前面……”

罗星没听清:“啥?你说啥?”

李懂说:“……没啥。”


2

李懂第二天早上胃疼。

去陆琛的小诊所开药。

罗星听说表弟病了,闻风赶到。

一进门就见陆琛正在训李懂:“也不能仗着年轻身体好就乱吃东西。”

陆大夫一边写处方一边说:“晚上吃那么多,消化不了,你不难受谁难受?”

李懂坐在小板凳上,垂头丧气的。

罗星一听,搁不住事儿了:“懂啊?咋啦?胃疼啊?”

李懂说:“嗯。”

罗星很是自责:“都怪哥,哥昨天晚上不该给你加四个蛋的,晚上吃那么多人肯定难受啊,哥一会就去给你买健胃消食片啊。”

李懂说:“星哥,也不全怪你。”

罗星说:“对,是不全怪哥,哥就是看你最近瘦了,心疼你,所以才想让你多吃点,哥……”

他话没说完,被李懂打断:“其实我昨晚吃了炒面,还吃了份烤冷面。”

他想了想又说:“加了三个蛋的那种。”

罗星一怔:“哥的炒面不好吃啊?”

李懂说:“没有啊。”

罗星说:“还是顾顺那王八蛋强买强卖了啊?”

李懂说:“没有啊。”

他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我,我就是有点嘴馋了。”

3

罗星和顾顺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4

街道办主任杨锐早上来小惠婚庆用品店找徐宏。

杨锐说:“听说最近晚上夜市挺热闹的啊?”

徐宏说:“啊,最近多了点来看杂技表演的人。”

杨锐说:“什么杂技表演?”

徐宏说:“就顾顺和罗星那俩小子呗。”

杨锐说:“他俩不是卖小吃的吗?”

徐宏说:“你是没看到。”

他说:“颠勺挂火,飞刀走铲,连摇煤气罐,都像比赛着拿大顶。”

他说:“买小吃还送榨菜和口香糖。”

他看了眼杨锐:“怎么样?晚上我带你去见识一下啊?”

杨锐说:“不用了,不用了。”

5

蛟龙街夜市因为消防整改休业一天。

各个摊贩都没有出来。

罗星晚上闲的没事,去李懂家喊他去小广场玩。

李懂说:“我不想去。”

罗星说:“你在家闲着也没事。”

李懂说:“我晚上约了人。”

罗星说:“约了人?网上约了人打游戏吧?”

他提溜着李懂往出走,边走边说:“天天就知道抱着手机打游戏,我跟你说,你这样眼睛迟早瞎掉。”

李懂挣扎了一下:“我没打游戏,我晚上真约了人了。”

罗星说:“约了谁啊?叫他来啊,我晚上请你俩吃炒面!”

李懂看着他:“哥你认真的啊?”

罗星说:“啊,要不然呢?”

李懂说:“那我打电话叫他来了啊。”

罗星说:“赶紧打赶紧打,就叫他一会小广场上见。”

6

李懂不爱跟罗星来小广场上逛。

原因无他。

只因为天一黑小广场上都是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最炫民族风放的震天响不说。

罗星一来这里,就如鱼入海,像鸟投林。

立马成为了舞池里不动的Ace。

罗星一边扭腰一边朝李懂喊:“懂啊,过来啊,来跳舞啊!”

李懂坐着没动。

罗星还想叫他,就看到顾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正站在李懂背后。

罗星马上就放弃了李懂,朝顾顺喊:“顾顺,你怎么来了?!谁叫你来的?!”

顾顺说:“你都能来,我怎么不能来。”

罗星说:“我跟我弟来跳广场舞的,你来干嘛?”

顾顺说:“你能来跳广场舞,我不能也来跳广场舞吗?”

罗星说:“你小子跟我抬杠呢?”

顾顺说:“我怕你啊?”

罗星说:“那你来啊,咱俩斗舞啊。”

他说:“不过话先说好了,谁输了谁一个月不能在蛟龙街做生意。”

顾顺说:“好说,一言为定。”

7

徐宏和小惠吃了晚饭,在小广场上遛弯消食。

远远就看到广场舞的人群里,罗星和顾顺仿佛过电一样的摇头晃脑四肢抽搐。

小惠捅了捅徐宏:“他俩干嘛呢?”

徐宏看了一会,也不确定:“跳舞呢吧?”

小惠叹了口气:“你说俩大小伙子,那哪儿都好,怎么就脑子有点不好使呢?”

徐宏说:“呵呵,他们年轻人,高兴就好。”

8

罗星和顾顺颤了半晚上。

不分伯仲。

跳舞的人陆续散了,负责广场舞音响系统的大爷凑过来说:“两位,我要收音箱了,要不你们明天继续?”

罗星一屁股坐在李懂身边,喝了口水,气喘吁吁地问李懂:“怎么样?哥比顾顺强吧?”

李懂说:“呵。”

罗星说:“哎,对了,你今晚不是约人了嘛,他来了吗?”

李懂说:“来了。”

罗星问:“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李懂说:“呵呵。”

9

罗星第二天早上去陆琛的诊所拔火罐。

陆琛问他:“咋了?好端端的咋会腰疼?”

罗星疼的说不出话。

陆琛只好问李懂:“你哥咋了?”

李懂说:“哦。”

“跳广场舞跳得了。”

10

晚上李懂过来看罗星。

手里拎着个饭盒。

李懂说:“星哥,我妈不在家,我也不会做饭,就给你买了点吃的。”

罗星说:“懂啊,哥没白疼你。”

他说:“你给哥买的啥啊?”

李懂说:“烤冷面。”

他想了想又说:“我让顾顺多加了三个蛋两个肠。”

他说:“哥你趁热吃吧。”

11

杨锐晚上过来找徐宏:“最近市上搞街道卫生检查,这两天晚上有城管过来,你通知罗星他们这几天别出摊了。”

徐宏有点不乐意了:“前两天搞消防检查就不让人做生意,这两天又要搞卫生检查,还让不让蛟龙街的人吃饭了?”

杨锐说:“那你看咋办?要不找个人去路口把风,城管来了大家都撤?”

徐宏说:“我看这个主意行。”

12

李懂晚上端了个小板凳坐在街口把风。

远远看到两辆城管车闪着灯开过来了。

他一扭头朝蛟龙街里跑,边跑边喊:“城管来了!大家快跑!”

罗星把桌椅往车上一收,跳上三轮就跑。

他边跑边回头,就看顾顺刚送走一个客人,这会儿还没来得及关火收桌。

罗星一边踩三轮车一边大笑:“顾顺!你傻逼了吧!等着被抓吧!哈哈哈哈哈哈!”

他正笑着。

就见李懂冲上来,手忙脚乱地帮顾顺敛了摊,一扭头上了顾顺的三轮车。

顾顺踩着三轮车一个飞转,蹿进一条小巷不见了。

罗星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在风里。

13

李懂开学了,罗星早上帮他收拾了行李,把他送上回X大的公交车。

晚上蛟龙街上的摊贩们在莉莉海鲜大排档聚餐。

陆琛嗑着瓜子说:“哎,这两天怎么不见顾顺了?”

徐宏说:“他回原来的地方摆摊去了吧。”

陆琛说:“啊?他原来在哪摆摊啊?”

徐宏说:“我听杨锐说,是在X大门口。”

他说:“这不暑假了嘛,X大没人,生意不好做,才过来的。”

陆琛想起了什么,问罗星:“我怎么记得李懂也在X大念书啊?他俩是不是早认识了啊?”

罗星嗑着瓜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蛟龙街上的贴膜小哥庄羽说:“他俩早就认识了。”

陆琛说:“你怎么知道?”

庄羽说:“前年,就李懂刚上大学那会儿,过来找我贴膜,我看他手机桌面是跟个男人的合影,就问了一嘴。”

陆琛说:“他怎么说的啊?”

庄羽说:“他说那是他一特好的朋友。”

他说:“上个月顾顺也过来找我贴膜,我一看他那手机桌面有点眼熟,好像跟李懂之前的那张照片是同一张,我才反应过来,这张照片里的俩人,一个是李懂,另一个就是顾顺。”

他说:“我估摸着,他俩认识,至少三年了。”

众人正说着话,佟莉端着两碟菜上了桌。

罗星吃了一口,朝厨房喊:“石头,你家把卖糖的打死了啊?这菜齁甜齁甜的,甜的都发酸了!”

张天德从厨房里探出头刚想说话。

就被佟莉抢白了:“爱吃吃不吃滚!再敢逼逼咱俩小广场单挑啊!”

罗星不说话了。

14

X大门口的小吃街上。

顾顺嚼着口香糖慢悠悠地骑着小三轮载着李懂。

街口卖炒面的大妈跟他打招呼:“顺子啊,今儿收摊这么早啊?”

顾顺说:“啊,小懂晚上没吃饭,带他回去吃点东西。”

大妈说:“懂还没吃饭呢?快进来,阿姨给你炒个面。”

李懂刚想说话,就听顾顺开口:“不用了阿姨,他吃了一暑假炒面和烤冷面了,我今晚带他去吃火锅换换口味。”

他这样说着,朝大妈摆摆手:“我们回去了啊,明儿见啊阿姨。”


【完】。

评论

热度(3189)